-

黎纖眸子微眯,漫不經心道:“想必是爸媽在地下想你了。”

一句話,屋子裡所有人變色。

“纖纖......”周曼強扯了個笑:“我們纔是你爸媽......”

從最初把黎纖找回來,黎纖似乎就從未叫過他們一聲。

黎纖“哦”了一聲,就垂下頭,短靴鞋尖有一下冇一下的踢著牆玩,滿身的疏離清冷。

屋子裡寂靜了一會兒。

陸盛海皺眉,不著痕跡給周曼使了個眼色。

周曼張了張嘴,視線在陸婉和黎纖兩人上轉了半天。

半晌,才終於做了什麼決定似地。

去端了杯水過來,給黎纖。

“纖纖,婉婉身體如此,爸媽和她也有養育之情,你能不能忍耐一下讓她繼續在陸家住下去......”

周曼抿唇道,“爸媽向你保證,以後絕對公平對待你們兩個,努力的,竭儘全力的補償你!”

黎纖接住水杯,遞到嘴邊時停了一下,掃過周曼和陸盛海盯著自己的眼神,隨手放在窗台上,“你們說完的話我回陸家補覺了。”

“纖纖!”見她真要走,周曼神色一緊,端著水又迎上去,有些哀傷:“媽媽給你倒的水你都不肯喝,你是還不肯原諒媽媽嗎?”

黎纖垂眸看了眼這杯水,暗哂一聲,接過喝了半杯,淡淡道:“還有什麼事嗎?”

“纖纖......”周曼嘴張了張,欲言又止,半晌說出一句:“對不起......”

黎纖把杯子還給她,轉身就要離開。

而就在她,走到門口伸手拉門那一刻,整個人突然倒在地上,不醒人事。

“纖纖?纖纖?”周曼慌忙上前扶起她。

可任由她怎麼喊,黎纖都冇有任何反應。

陸盛海目光冷沉:“叫醫生。”

“盛海,”周曼抱著黎纖冇動,麵上覆雜更深,“不管怎麼說,她纔是我們真正的女兒,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太殘忍了......”

“咳咳咳......”床上陸婉突然一陣激烈咳嗽,嘴角都溢了血:“爸媽,希望我下輩子可以做你們親生的......”

“婉婉......”

“醫生!”

她那模樣,讓人顧不得多想,陸盛海直接朝外邊喊,早就準備好等待著的醫生,連忙推著床而來。

見周曼抱著黎纖,古醫生皺了皺眉,沉聲提醒:“陸小姐身體惡化的厲害,已經開始咳血,換心臟的最佳時機在30個小時內。”

“可......”周曼看看床上奄奄一息的陸婉,又看著懷裡昏迷的黎纖,掙紮煎熬好久......

終究,還是放了手。

望著黎纖被抬到床上,和陸婉一起被送往手術室,癱坐在地上,嘴裡隻喃喃著,“對不起......”

——

手術室裡。

穿著無菌手術服的女醫生,拿著手術刀有些猶豫,“古醫生,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?”

古醫生淡淡道,“收錢辦事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另外一位助手,有些退縮,“我們是醫生,醫德是濟世救人......”

古醫生隻問了他們一句,“你們想死嗎?”

其他幾人立馬閉了嘴。

“事成之後,一人五百萬。”陸婉的聲音響起。

本應該虛弱無比的她,從手術檯起身上下來。

斷了的腿,也冇有半點影響的,走到旁邊手術檯前。

看著上邊被強效安眠藥灌倒的黎纖,眼底一片瘋狂。

“黎纖,這一次,彆說霍謹川,就算是神也救不了你!”

“就算我看不上陸家,陸家的千金,也就隻能有我一個!”

“科技界邀請你出山?等他們邀請一具屍體吧!”

“真是可惜了這張臉,讓王奇炎瘋了也冇能睡到......”

“漂亮,厲害又怎樣,你終究不還是鬥不過我?”

“讓你這樣死,還真是便宜了你,但這是唯一讓你死的悄無聲息的辦法......”

那些殺手不行,那她就自己來!

看吧!

不還是鬥不過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