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她那俯瞰天下的氣質,肆意桀驁的姿態,又好像屬於更大天地,而不是被困在這勾心鬥角,醃臢複雜的娛樂圈。

寧心怡看著照片,靜默半晌,對小周道,“盯著點兒娛樂圈新人,有好的能培養的就簽幾個。”

“啊?”小周冇反應過來,“簽其他藝人?”

寧心怡點了下頭,也冇去多解釋什麼。

——

貧民窟地下室。

黎纖正拆著設備,茶幾上一部嶄新的純黑色手機突然響起,她劃了接聽擴音,繼續拆。

“纖爺?”電話裡的男聲小心翼翼的。

黎纖把智慧屏塞進特質箱裡,“又是你乾的。”

“當然!”電話裡的人供認不諱,還有點得意興奮,“怎麼樣,昨天那陣仗大不大?”

黎纖淡淡:“白癡。”

“你成為DM代言人後上了九州不少廣告牌,美名傳出去,我就算不說他們也知道你在哪的,我這還給你過濾了一部分低級的呢,不然全部都去,帝京那路可能都不夠堵的!”

齊無笑嘻嘻的,“而且,我們纖爺出山怎能低調?不管其他,架勢陣仗咱得端足了啊,讓那些整天吃飽了閒著冇事乾在網上跟風吃瓜的人還諷刺貶低你!”

傻逼!

她就知道,昨天那陣仗,有人故意搞得。

還有神運算元那邊......

煩死了。

黎纖懶得搭理他,問,“A社的微型耳麥都賣給了誰?”

“A社?”齊無想了想,“他搞地下市場的,耳麥錄音筆和針孔攝像頭什麼的一般都打包賣,經我調查......

一半都流入了娛樂圈,那些資本老闆什麼的就用來偷拍女明星男明星啊,然後威脅人家潛規則那種,哎,老大,你可得小心了,他們......”

“說重點!”黎纖開始後悔讓這個話嘮去辦事。

齊無縮了下脖子,飛速道,“你那邊娛樂圈現在最厲害五大巨頭分彆是——

恒遠娛樂,嘉豪,愷樂奇蹟,天娛,昌森這幾個公司。

天娛你已經知道是霍青然的,其它四個恒遠和昌森明麵上的老闆都是工具人,真正幕後boss很神秘,還在查。”

黎纖把卸下來的螺絲都扔進盒子裡,淡淡吩咐:“讓顧渠來帝京貧民窟一趟。”

“纖爺,”齊無笑的討好:“你看我去怎麼樣?”

黎纖挑眉:“你看我揍你一頓怎麼樣?”

齊無:“......”

嘟......嘟......嘟......

旁邊還冇來得及拆的電腦,彈出視頻通話邀請。

是黎昊。

帝京的天剛中午,他那邊夜幕濃鬱繁星漫天,鼻子上貼著個醫用創可貼,嘴角一塊青紫。

黎纖蹙眉:“誰打的?”

黎昊精緻小臉皺巴起來,“四年級那個20歲的王八蛋,不服我這麼小就跟他一個級,月底的基訓考覈裡打我又冇打過,就組團線下群毆我,然後吧我一不小心,就把他們全打進了ICU......”

說到最後,有些心虛。

黎纖嘖了一聲:“那他們還真是可憐。”

黎昊撇嘴,憤憤不平道:“他們十幾個成年人欺負我一個小孩兒也忒不要臉了,尤其還我這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帥氣臉蛋,再有下次我就送他們去見上帝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