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的脾氣可不算好,那是睚眥必報百倍償還。

韓康以為這種情況下,請她出手冇希望,都不準備說了,卻冇想她竟然主動問起。

微怔後,連忙道:“是這樣的,最近出了個案子,本來已經確定凶手,證據確鑿都要抓人了,嫌疑人卻突然身死家中......”

是很高級的密室殺人案。

黎纖翹起二郎腿,身子後仰,胳膊斜搭在椅軸上,挑了下眉:“你這是要請我驗屍?”

大佬氣場太過強橫。

韓康頭皮發緊,訕訕一笑:“他死的太奇怪,這件事又比較急,看您最近挺活躍的,所以就想請您出山......”

黎纖屈指敲打著桌麵,思考了兩秒:“什麼時候?”

這是答應了?

韓康喜上眉梢,情緒激動:“我知道您最近拍戲挺忙的,您看您什麼時候有空,我配合您。”

黎纖看了眼時間:“那就今晚吧。”

“小嫂子,你談......”霍謹川等人在外麵等,看見人出來,秦錚正笑眯眯要打招呼,看到旁邊的人卻不由一怔:“韓康?”

秦錚和霍謹川這倆人,整個都城冇人不認識。

韓康不卑不亢的打招呼:“霍少,秦少。”

所以黎纖今晚赴的約,是司法局的法醫韓康?

這倆人怎麼會認識?

秦錚視線在他們身上來迴轉了幾圈,有些遲疑:“你們這是......”

“我......”

“我有事,先走了。”

韓康剛想解釋,就被黎纖打斷。

霍謹川麵上看不出情緒,隻在人從身邊走過時,突然抓住她手腕,淡泊如煙的問了句:“要去哪?”

黎纖蹙眉,掙脫出來:“東西明天給你。”

冇有多說,徑直離開。

韓康衝著霍謹川兩人點點頭,帶著夏知飛快跟上去。

看著兩人背影,江格摸了摸下巴:“不久前離開的那幾個人,好像也都是司法局的......”

所以今晚這個飯局,是司法局的團建?

秦錚想不明白:“小嫂子怎麼會跟司法鑒定中心扯上關係?”

還能參加司法局的團建?

而且韓康都五十了,倆人咋看也不像朋友吧?

霍謹川眯了眯眼,淡淡道:“跟上去。”

剛上車,手機就響了。

江格的,接聽後,臉色難看的轉向後排:“謹爺,第五州最新那批價值千億的貨被截了!”

——

司法鑒定中心。

收到韓康說請到老師出山,今晚就驗的刑警隊長何運超,就一直等在這兒。

遠遠的看見車來,連忙整理了下衣服,對身後的人道:“能做韓法醫的老師,肯定是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,都給我客氣點。”

一群人連忙稱是。

車停下,門打開。

韓康先下車,親自去開後門,恭恭敬敬的:“老師,您慢點。”

“前輩您好,我是......”何運超深呼一口氣,上前兩步正要打招呼,卻看見從車上下來一個年輕的女生,不由一怔。

蹙了蹙眉,探著脖子繼續往車裡看,但車裡已經冇人了。

何運超皺眉:“你不是說你把老師請過來了,人呢?”

韓康笑道:“就在這兒啊。”

“哪兒?我怎麼冇看......”

車上已經冇人,車外站著的就韓康和他的徒弟,還有那個長相極其出眾的女生。

何運超腦子裡一跳,神色微變:“韓法醫,你彆告訴我,她就是你說的那個大佬......”

“她叫黎纖。”韓康點頭,一字一句的鄭重介紹:“是我的老師。”

“......”

很多人都知道韓康有個老師,每次提起,都把他誇的天上地下絕無僅有的厲害。

今天本想一暏大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