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倏日清早,隨著灑落在城市裡的第一縷金色陽光,寧心怡的電話也打進來。

“周曼和陸盛海來了公司。”寧心怡昨晚住在公司,就睡了不到仨小時,一大早就被吵醒,現在哈欠連天,“說不見到你就不走。”

黎纖“啊”了一聲:“說我去陸家了。”

——

中午。

田瑩來榕宮放東西,在樓道裡碰見霍謹川。

問起黎纖,田瑩道:“纖姐早上就去陸家了。”

等霍謹川進了電梯,她才輸入密碼開門,玄關裡靴子和高跟鞋零散飛落,剛彎腰拾回在鞋架上擺好,就聽見裡頭臥室門打開。

鬆倦的聲音傳來:“帶吃的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田瑩下意識回答完才反應過來,猛地回頭就看見黎纖穿著吊帶睡衣倚在門口,不由一怔:“纖姐?你不是去陸家了嗎......”

“啊,半小時後去的。”黎纖麵不改色的趿著拖鞋,伸著懶腰去廚房找吃的。

田瑩:“......”

早上,心怡姐六點半那會就打電話過來。

說纖姐去陸家了。

這會,都中午十二點了。

纖姐剛睡醒?

她嘴角輕扯,拿出手機撥出寧心怡電話,掩著嘴,用氣音:“心怡姐,纖姐她剛睡醒......”

黎纖咬著吐司從廚房出來,看她手裡提的四方紙箱,問了句:“什麼東西?”

“一些首飾,DM提前給你送來的生日禮物。”田瑩把紙箱放進衣帽間裡,猶猶再三還是小心翼翼道:“纖姐,謹少去陸家找你了......”

黎纖咀嚼動作微動,“嗯”了一聲又回了臥室。

——

一天一夜過去。

陸家門外的寬道,依舊被堵的水泄不通。

附近住民想要投訴,可看著那些豪車,以及那些在新聞報紙上出現過的車主臉孔,又不敢。

乾脆的,也都看起熱鬨來。

“那個是......霍謹川?”

“帝京的太子爺......”

“不會也是來請黎纖出山的吧?”

“怎麼可能,昨天他還帶著黎纖在江東看科技展呢。”

“難道是來為黎纖撐腰的?”

“誰知道,先拍了再說,回頭再起個勁爆的標題......”

霍謹川的出現,讓那些在綠化帶和樹上,打瞌睡的娛記們瞬間清醒,架著相機哢嚓起來,還有幾個跳出去采訪的。

“請問霍家和陸家的婚約還算數嗎?謹少到底是要娶假千金陸婉,還是真千金黎纖呢?”

“聽說黎纖最近的風頭,都是源自與謹少您在背後捧,而她能夠成為DM代言人,是因為跟DM的喬斯年喬總有不清楚關係,這些是真的嗎?”

“請問謹少對於前不久,黎纖和兩位保鏢共處一室那事怎麼看?”

“據可靠訊息稱,霍少身子一天不如一天,似乎已經病入膏肓,請問您在死前有什麼遺言和最想做還冇做的事情嗎?”

“......”

衝在最前頭的幾個記者,鏡頭和話筒都快戳到了霍謹川臉上,問出的一個又一個問題,讓周圍其他記者望而卻步,麵麵相覷。

“幾個膽子啊,這麼敢問,這是哪家的記者?”

“臉都看不見,話筒上也冇logo誰知道......”

“就真的不怕被太子爺剁了嗎?”

雖然這些問題他們也想問,可他們也就在心裡想想。

至於衝上去問,就算再給他們十個膽子,那也不敢啊!

這幾個蒙麵記者,還真是勇的天有多大膽多大!

“我輩楷模啊!”其中一個記者豎著大拇指敬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