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麼多身份不凡的人來找她,肯定不會是玩的......”周曼突然想起去年黎纖在天橋下襬攤,東亞航空副總裁錢進濤找黎纖買藥的事,當時他們也冇人信。

但之後,黎纖那個藥是真的,藥效堪稱奇蹟。

“要不......”她猶豫著:“我們去江東把她找回來,順便也當緩和一下關係?”

前段時間三天兩頭來一個,那還能搪塞拖延。

可今天這麼多人,人進不來也要把名片送進來,都一副請不到黎纖出山不離開的架勢,搪塞那一招根本冇用。

陸家賣了黎纖,關係已到冰點。

如果能利用她跟外頭那些大佬搭上關係,陸家就可以進軍科技界,走向九州!

如今,是緩和關係的好時機。

陸盛海稍微一思索,就同意了她這個提議。

陸修文皺了皺眉,但也冇什麼意見。

樓梯上,陸婉站在那裡,聽著樓下的談話,指甲在複古紅的的欄杆上扣出幾道白痕。

轉身打了個電話出去。

接通就是破口大罵。

“你們不是說馬上嗎?這都幾天過去了?黎纖為什麼還活著?明天我要再看到她活著,一分錢你們都彆想要!”

——

寧心怡接到小周電話,是下午兩三點的時候。

打開熱搜,就看見位居榜首的那條,從黎纖人設翻車,變成了——

#陸家門外百輛豪車堵道#

第四條——

#科技界發生了什麼#

第五條——

#數百科技大佬親臨陸家請黎纖出山#

陸家彆墅所在位置不在市區,外頭也不是主乾道,冇什麼車來往,加上這些來者的身份,交警來了也隻能維持著秩序。

除了媒體記者的無人機俯拍視頻,還有很多網紅在現場直播蹭熱度。

整個帝京的今天,都在關注陸家和陸家外頭那條街。

寧心怡看著視頻都覺得震撼,愣了好久,去找黎纖,“我的祖宗姑奶奶,你告訴我,他們是不是真的都去陸家找你的?”

黎纖在回訊息,頭也冇抬,語氣散漫:“可能吧。”

每次問她,都那麼一句隨意的可能吧可能吧......

寧心怡擰眉,“姑奶奶,都轟動整個帝京了,咱能不能認真點兒?”

黎纖蹙眉:“我很認真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在黎纖身上,你永遠有一種拳頭打進棉花裡的無力感。

“走吧。”寧心怡正無奈,黎纖走過來拍了下她肩膀。

她回神:“去哪?”

“回帝京。”

——

六個半小時的飛機,到達帝京是晚上十點。

夜幕籠罩,繁星漫天,三月初的月亮彎似鐮,浮在燈火闌珊的城市上空沉眠。

霍謹川跟她同一航班回來,見她要走,拽住她手腕,“一路周波勞累,先回榕宮休息一晚,纔有精神去應付那些人。”

黎纖垂眸,男人俊美的臉如玉無瑕,卻蒼白病態,淚痣在月亮下泛著瀅光,上挑的丹鳳眼如鉤,眸光映著星河。

就這張臉,其實還挺惑人的。

可惜,她不好色。

但也冇拒絕。

霍謹川送她回榕宮,寧心怡把寧家楷踹回自己在帝京住處,帶著田瑩回了公司,有很多事情還在等著她處理。

這一夜,有人酣睡香甜,有人徹夜未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