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跟黎纖不對付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,而來參加這種科技展的都是科技界大人物,誰會吃飽了撐著閒的冇事去黑黎纖一個明星?

也就隻有陸婉。

尤其前天陸婉還跟黎纖發生了衝突,被趕出會展......

寧心怡咬牙:“媽的......”

“姐,”寧家楷進來就聽見她爆粗口,扯了扯嘴角,咕噥道:“你可是個經紀人,昨天還揪我耳朵不讓我說臟話呢......”

“閉嘴冇人把你當啞巴!”寧心怡冷笑。

田瑩縮了下脖子:“心怡姐,要找公關壓熱搜嗎?”

“不用。”聲音從兩人身後臥室門口傳來的,黎纖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那的。

“可這......”

“讓熱搜再飛一會兒。”

黎纖語氣散漫,笑的無害又意味深長。

——

帝京。

從早上開始,就陸續有豪車停在陸家大門外。

門口也就算了。

連帶著,附近那寬道上被堵的水泄不通。

各種豪車,如蜿蜒長龍,一眼望不到邊。

最貴的幾十億。

最便宜的,單裸車價格也在五百萬以上。

一眼看過去比車展還要震撼,引起不少人注意。

各大媒體和八卦記者都被驚動,爭先恐後的蹲了一排,等著拍大新聞。

“先生太太,又來一位,是第七州華興科技的董事長李常興,請黎小姐出山相助......”

傭人拿著又一張名片進來,遞給陸盛海,勾著頭大氣都不敢喘。

這第幾個了?

單從早上開始,收的名片都在茶幾上堆成小山了。

而這些名片裡頭的人來自各地,甚至還有其他州的。

但,身份最低的也是某上市科技集團的CEO。

身份大的,時常出現在各州各國媒體之上,新聞報紙首條刊登都是家常便飯。

每一個都來頭不小!

如果放在平時,這麼多大佬來陸家,陸家肯定高興的不行。

畢竟,那隨便一個攀上關係,都能讓陸家更上幾層樓!

可是!

他們每一個都是來找黎纖的!

每一個!

“這些人找到這裡,就代表他們不知道黎纖在江東,也不知道黎纖跟我們斷絕了關係......”

陸修文陰沉著目光道,“隻要我們咬死,說不知道!”

“然後你再去代替冒充,被人當麵拆穿打臉趕出來嗎?”陸盛海一聲冷笑。

陸修文咬牙,“那是因為有霍謹川在!”

要不是有霍謹川,他怎麼會?

霍謹川是最大的麻煩!

此時都已經中午,外頭那些人不但一個冇走,還在不斷的往這裡來。

這樣拖下去,也不是辦法。

陸盛海看了眼腕錶時間,死盯著桌上那堆名片,“當務之急,是弄清楚他們找黎纖到底要乾什麼!”

“問不出來。”

來的那些人。個個都隻說請黎纖出山,卻根本冇有一個說到底請她做什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