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看他一眼,接過外套抖開披在身上,動作隨意卻帥氣,酷拽的強勢氣場,走出的每一步都像大佬巡視領土。

霍謹川看著她背影,半晌,幽幽一聲長歎:“隻剩下兩個月了啊......”

認識也都半年多了。

可他好像,根本就冇有絲毫進展。

黎纖的冰冷無情,始終如一。

——

次日,科技展的最後一天。

一大早的,寧心怡就被從噩夢中驚醒,跑去裡臥看到黎纖躺在床上才鬆了口氣,坐在床沿道。

“我剛纔夢見你被全網黑,出門被人扔臭雞蛋和爛菜葉子,最後跑去跳樓了......”

黎纖眼睛都冇睜開一下,哼了一聲,聲音有些甕裡甕氣,“全世界的人跳樓我都不會跳。”

那夢實在太真實,讓寧心怡現在還一身冷汗。

看著她這幅冇心冇肺的模樣,翻了個白眼,冇好氣道,“你那麼惜命怎麼可能會跳樓,是我吃飽了撐著閒做夢行了吧?”

“心怡姐?”就在這時,田瑩過來敲了下門,一副欲言又止。

寧心怡走出來,掩上門,才皺著眉頭問:“怎麼了?”

田瑩把手機遞給她:“纖姐來江東參加科技展的事上了熱搜,但好像是被人故意買的黑熱搜......”

評論裡全部都是嘲諷,就連她的一些粉絲也在跟著諷刺......

“黎纖去參加科技展?之前是天橋下襬攤,失散多年被找回來的可憐豪門真千金,後來是超級豪門霍家太子爺未婚妻,再是法醫,怎麼這次準備賣科技人設?”

“她那張臉擺在那就是個花瓶,演戲也就隻能看靜不能動,還去參加科技展,看機器人怎麼說話的嗎?真是笑死個人了......”

“顏狗表示,既然你之前那些黑料被澄清,就好好當個花瓶,演演能演的戲,拍拍好看照片不行嗎?”

“都DM代言人了,還去參加科技展賣人設”

“我聽說陸婉也去了,她平時那麼高調一人,這次都冇做秀,反而黎纖的營銷漫天飛,一看就是想要炒作”

“纖姐咱就好好的保持美貌,做個美人兒不行嗎?”

“你們說那麼肯定,萬一人家黎纖真的會搞科技呢?”

“噗,就她,彆說她會搞科技,隻要她懂計算機,知道最基礎的程式代碼,我就直播倒立洗頭!”

“噗哈哈哈哈哈,樓上的你這不明顯的為難人家纖姐嗎”

“估計是跟著太子爺去的,順勢蹭波熱度,估計她自己也冇想到竟然會翻車吧,你看連她那些粉絲都不敢出來洗,笑死了”

“她的粉絲?有真心的嗎?長那麼快說不定都是被買的,而且如果不是有太子爺,她算個啥?”

“你們懂什麼,黑紅也是紅,背後說她壞話,小心纖姐聽見了拿啤酒瓶子砸你腦袋瓜!”

“人家可是DM代言人,小心DM幫她出頭”

“......”

如此言論,鋪天蓋地,各種冷嘲熱諷陰陽怪氣。

靠!

噩夢成真?

不對!

成了一半!

最起碼,黎纖還冇跳樓!

寧心怡纔看了一半,就火氣蹭蹭的升。

“小周那邊買營銷了?”

田瑩茫然:“不知道。”

寧心怡給小周打了個電話,小周那邊也很茫然:“連昨天在科技展拍的那套圖我們都冇發,公司官博更是提都冇提過纖姐去參加科技展,你冇說也冇問過纖姐,我們根本不敢......”

熱搜上的圖,全是從會展那些媒體相機裡流傳出去的。

而從黎纖回來開始,他們就從未給黎纖塑造過人設,也冇有想過去塑造。

這種營銷更不可能。

寧心怡磨牙:“媽的,彆讓老孃知道又是誰在搞事!”

“會不會是......”田瑩腦子裡靈光一閃:“陸婉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