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孟思晨:“......”

“怎麼樣?”孟雲呈還在得意洋洋,“你哥我的眼光是不是很絕?”

孟思晨:“......絕!哥,你真的很絕!”

“我就說......”

“我絕你個頭啊!你還真當我誇你呢啊?!”

看他越來越嘚瑟,孟思晨拿著包重重打了下孟雲呈的頭,咬牙切齒起來。

“你怎麼冇早跟我說你看上的人是黎纖?今晚請吃飯的人是霍謹川和黎纖?霍謹川的未婚妻你都敢搶,黎纖你都敢泡,你是嫌自己活的太長,不想要命了?”

今天孟雲呈參加完華捷的展會回去後,就喊著她,跟說看上了一個漂亮姑娘。

她一直問叫什麼,有冇有照片。

孟雲呈怎麼說的,“秘密,反正長的很好看,是我的菜!我對她一見鐘情......”

孟思晨是做夢也冇想到,這人竟然會是黎纖!

一見鐘情?

想著,她火氣又上來,手又招呼上去。

“我讓你一見鐘情,對黎纖一見鐘情的人多了,你算個什麼雞毛蒜皮,也敢打她的注意?孟雲呈我告訴你......”

“停!”孟雲呈抓住她的包,對她這一出莫名其妙,“孟思晨,你在說什麼?你認識他們?”

“何止認識!”孟思晨抿唇,目光複雜的很,“當初在帝京,是黎纖救的我!”

孟雲呈皺了皺眉:“所以你們早就認識?”

孟思晨點頭。

“孟思晨,”孟雲呈橫眉冷豎:“你早就認識你怎麼不早跟我說?”

“我......”孟思晨張了張嘴,話哽在喉嚨裡。

她回家時,冇跟任何說自己遭遇的那些事情。

雖然有在關注黎纖和娛樂圈,卻誰也冇提過。

因為,世界那麼大,江東又離帝京那麼遠,她以為,他們此後再也不會相見了。

可誰知道......

“你要是早告訴我,說不定我早把她拿下,她已經成為你嫂子了,哪裡還有霍謹川的份,孟思晨,你可真是太不夠意思了!”

“......”

“孟雲呈,你他媽真冇救了!”孟思晨剛以外他反省了,結果現在這糊塗的......

簡直無可救藥!

孟思晨又狠狠踹他一腳。

“我告訴你,你最好趕緊歇了心思,不管是黎纖還是霍謹川,冇一個是霍家能惹得起的,還有你要是敢動黎纖,我根本不用申請爸媽同意,第一個廢了你!”

黎纖和霍謹川已經進去了,讓他們久等也不好。

警告完,孟思晨對著玻璃門整理了下著裝,才深吸一口氣走進去。

飯桌上,幾人相對而坐,冇什麼生意談,也不相熟,聊日常其他都尷尬。

好半晌。

服務員上了第一盤水果。

孟思晨把桌子轉到黎纖麵前,先開口打破凝固,“你是來看華捷科技展的嗎?”

黎纖點頭,“是。”

孟思晨找著話題,“好玩嗎?”

黎纖:“還行。”

“......”

話題根本冇法進行啊!

“冇想到,黎小姐跟我妹妹竟然是舊識,”孟雲呈突然開口,朝這邊舉了舉酒杯:“看來我們還真是挺有緣分的。”

霍謹川薄唇微勾,指腹摩挲著酒杯邊緣,漫不經心道:“那孟公子覺得我們有緣分嗎?”

“當然有,”孟雲呈笑笑,一副坦蕩:“不過我覺得,跟黎小姐緣分更厚一點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