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而不等他們從驚豔裡回神,就見韓康緊張地起身,手都有些無地安放。

“老......老師?韓老師喊這個女生老師?”

“我好像也聽見了......”

這兩個字稱呼,讓幾個跟著來的人又是一怔,滿目震驚,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韓康可是都城最厲害的法醫!!

剛纔喊這個女生喊什麼?

老師?

還如此畢恭畢敬的?

黎纖卻淡淡“嗯”了一聲。

韓康連忙把主位凳子拉出來,飛快用袖子擦了幾下,恭敬道:“您坐。”

黎纖落座,氣定神閒。

“可以上菜了。”韓康這才又喊服務員。

全是按照黎纖喜好點的菜。

看著她吃了一口,韓康忐忑的問了句:“味道怎樣,好吃嗎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還行吧。”

這位是老師,是爺,是大佬,她滿意一切就都好說。

韓康微舒一口氣:“那就好。”

誰見過韓康這樣?

還他媽對一個小女生?

其他人看的目瞪口呆,坐在那裡全部都像石化一樣。

“我怎麼看她有點眼熟......”不知道誰先回神,“好像跟最近陸家找回的那個真千金有點像?”

“你一說,我也覺得......”

一語驚醒所有人,拿出手機就開始搜。

“臥槽,還真是她!”很快就有人驚撥出聲。

“什麼?”

一群人更震驚了,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看黎纖又看看韓康,“韓老師,你確定你是認真的?”

韓康皺眉:“很認真。”

“韓老師,她可是黎纖!你不會不知道黎纖是誰吧?”

“而且她才二十歲......”

“韓老師,你確定她這樣的人會驗屍?”

韓康皺眉:“為什麼不會?”

“她......”那問話人一噎,“反正看著就不像!”

其他人紛紛點頭。

黎纖那張臉太漂亮了,漂亮的不像個“正經”人。

而且看她那蔥白手指,一看就是不沾陽春水的。

彆說解剖刀,菜刀都拿不穩吧!

韓康沉聲道:“她雖然年紀小,但經驗絕對豐富,”看這些人都一臉不信的模樣,眉頭擰的更緊:“我曾經親眼目睹過她屍體斷案!”

他也是那一次被折服,纏著黎纖幾個月,黎纖不耐煩,才收他做了徒弟的。

這怎麼聽都誇張。

“韓老師,她是霍家才找回來的那個真千金,不知道靠什麼進娛樂圈做了個小演員,一身黑料!”

“我當是誰呢,讓我們在這兒提前等了半個多小時......”

“就是,我們一群人在這浪費時間等她一個,她還耍架子,以為自己是誰呢?”

見他們當著麵就開始陰陽怪氣起來,韓康臉色越發難看,偷偷瞄了眼黎纖神色,猛地起身一拍桌:“是我讓你們跟我來的?”

他本來是要一個人來的,但這些人知道他要請老師出山,自己非要跟著的。

“要早知道是黎纖,求我我都不來!”

“黎纖這種人會驗屍?除非天上下紅雨吧!”

“她要是會驗屍,我就都把法醫所的福爾馬林全喝了!”

“真是晦氣!”

一群人認為被韓康耍了,毫不客氣的起身走人。

隻剩下一個短髮的姑娘,也是剛纔從頭到尾,唯一一個冇開過口的人。

見兩人視線望過來,弱弱道:“我相信老師。”

韓康解釋:“夏知,我帶的徒弟。”

黎纖“哦”了一聲,斂回視線:“找我什麼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