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桌旭今天之所以跟著來,是因為陸修文說有邀請函。

並且,這個科技展,很高級很有誘惑力。

可結果,剛認識倆人,就要結交呢,邀請函的當事人來了,他們變成了闖進來的......

現在又被趕出來。

今天這都是什麼事!

卓旭也冇心情多說什麼,深吐一口濁氣,跟著上了停在路邊的車。

陸婉垂下頭,感受著臉上火辣辣的疼,閃著瑩瑩淚光的眼睛瞬間被滔天怨恨給充斥。

拿手機發了條訊息出去。

[你們不是說很快嗎?黎纖為什麼還活著?]

——

夜裡下了雨,田瑩在臥室裡跟媽媽通電話,寧心怡在隔壁房間教育寧家楷。

黎纖鬆垮得穿著浴袍從浴室走出來,就見房間裡多了個人,擦頭髮的手微微停頓了一下,便恢複如常。

“希望你下次再進女孩子房間時,多少有點禮貌。”

霍謹川頂的,是神秘客第一次在黎纖麵前露的那張臉,清逸俊雋,浮著幾分玩世不恭,“我不覺得你想讓彆人發現我。”

“那可不一定。”黎纖長腿勾出床邊的椅子坐下,坐姿大佬的翹著二郎腿三十度後仰,毛巾搓著頭髮,直接開口問。

“我這兒除了核心石,還有什麼是你想要的?”

“你......”的命。

女生領口微敞,皮膚如瓷,漂亮的鎖骨挾裹誘惑。

霍謹川努力的彆開視線,對上她那雙清明的眸,滾動著喉嚨把那兩個字給嚥了下去。

“纖纖,”臥室門外響起寧心怡敲門聲。“我給你拿了兩套禮服,你選一套明天穿著拍套照片。”

科技展這事可是正能量,她怎麼說都得給黎纖拍幾套,回頭髮出去肯定上熱搜。

“先放外頭。”黎纖仰聲說了一句。

“有人要殺你。”霍謹川突然又開口。

“想殺我的人多了去了,”黎纖一聲哂笑,抬頭,眯眼:“怎麼,你也是來殺我的?”

“我不會殺你。”霍謹川毫不猶豫的道。

看來,還真是來殺她的。

黎纖唇角微勾,上挑的眼尾裡斂著邪氣,“你說,我和你的命,誰的更值錢?”

霍謹川冇回答,人皮麵具下的丹鳳眼裡深藏隱晦,嗓音低沉,“我想知道他們為什麼想要殺你。”

黎纖散漫道:“知道的太多,死的越早,死狀越淒慘,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?”

她身上藏了很多秘密。

用自我防備建成了一座堅不可摧的堡壘,把自己封在裡邊,用玩世不恭來遊戲這人間。

想要走進她的心裡,好像比登天還難。

霍謹川看著她,微不可查的一聲歎息,拿出屬於神秘客的私人手機賬號,“留個聯絡方式?”

黎纖挑眉,拿過了手機。

——

從黎纖的房間離開,繞了好大一圈後,霍謹川才悄無聲息的回到隔壁。

洗漱完畢,坐在落地窗前的輪椅上,拿出兩部手機,其中一部上土豪金的手機殼亮眼。

一個是剛加上的黎纖。

一個還在申請。

江格低聲稟報,“謹爺,暗網也掛了對黎小姐的懸賞令,但不到十分鐘就被黑掉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