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可誰想到活到了現在,還那麼護著黎纖這個賤人!

陸婉牙齦都快咬碎了,心中恨不得衝上去把黎纖剁碎。

可她不能。

她深呼吸,維持平靜。

麵帶委屈,眼裡濕氣氤氳,哽咽道,“謹爺,我纔是你本來的未婚妻,可你卻不管她跟那麼多男人,不清不楚的,非要花五百億從我們陸家買走黎纖,現在還在這裡這樣說......”

她擦著眼淚,吸著鼻子,“這世上哪有親生父母會賣親女兒的啊,謹爺,您不能因為權高位重,就在這裡詆譭我們陸家......”

她一句一句,字字泣珠。

周圍人臉色又變了變,看著霍謹川的眼神微妙。

這倒打一耙,顛倒黑白的本事,不愧是娛樂圈著名白蓮!

寧心怡怕田瑩說錯話,不讓她開口說話。

可現在聽到這,自己先忍不住了,目露冷笑,“陸小姐來這兒之前是去泡了蓮花浴吧,聞這味兒,綠茶肯定也冇少喝吧?”

陸婉臉色一白,咬唇:“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。”

“這王奇炎前腳兒人瘋進牢,後腳這未婚妻就徹夜狂歡,陸小姐還真是重情重義啊!”

秦錚突然一陣感歎,可不管知不知道真相,認不認識他們,隻要不是傻子都能聽出來,這是在諷刺。

那天晚上......

秦錚竟然知道?

她明明......

對上秦錚那似笑非笑的玩味眼神,陸婉一張臉,當即就白了。

這一出。

雖然不知道黎纖家事,但周超和羅坤不是傻子。

他們這次,請黎纖來,是請其幫忙,不是得罪。

更不是什麼,解決恩怨情仇的場地。

“這個科技展是公開向,但也需要持邀請函進主場。”羅坤走出來,沉聲道,“既然現在已經弄清這位陸先生是冒充進來,就請離開展會,或者退到外圍免費展區。”

“我們......”

“安保,請他們出去。”

根本不等陸修文他們再說話,周超就喊了,維護展區秩序的安保人員驅趕陸修文。

“好!黎纖,你很好!”

眾目睽睽之下,陸修文也冇臉在這兒待下去,狠狠看了眼黎纖,轉身大跨步離開,跟逃一樣。

卓旭目光複雜,張了張嘴,最終什麼也冇能說出來,小跑著追陸修文去了。

陸婉踩著高跟鞋,走在最後,臨出門前滿目怨憎的回頭看黎纖,卻正對上黎纖一手衝她舉著紅酒杯,一手衝她揮手再見。

那唇角勾著的邪笑,囂張又嘚瑟,胸口頓時悶的想吐血。

要不是這裡記者人多,她肯定會忍不住上去撕了黎纖。

“大家請繼續參觀......”周超驅散著周圍圍觀群眾和記者。

“咋了咋了?我剛纔看見這邊圍了一群人,出啥事了麼......”

“寧家楷!”

看著事都結束了,纔不知道從哪跑出來的弟弟,寧心怡頓時氣的額頭直跳。

也不顧大庭廣眾,直接擰著耳朵就踢了上去,氣惱道,“我就不該帶你來!”

寧家楷跳了起來,“姐,錯了,我錯了!”

這個科技展,有太多他冇見過的高級科技。

他一時花眼,走了神。

場上散開,安靜下來。

羅坤走上前,客氣的把黎纖和霍謹川幾人請到後頭休息室,抿唇,“真的很不好意思,這次實在是我們的疏忽。”

他是華捷這次科技展的首席負責人。

他邀請黎纖這事冇跟彆人說。

其他人怎麼把邀請函送到陸家去的,他也不太清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