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殺霍謹川。

兩道任務來自不同的地方,卻針對同一個人。

特調局那邊,救他的價格漲到了三百億。

殺他的價格是五百億。

總共八百億,夠整個四方殿都重新建設一遍,還能再立幾座廟了,錢財動人心啊!

黎纖掃過他手裡那張似乎有些褪色的邀請函,落在他那張斂著陰翳病氣卻俊美無雙的臉上,像是看到了一筆行走的钜款。

唇角微勾,笑的燦爛:“正好我也是呢,還真是巧啊。”

語氣活潑輕靈,還帶著些柔?

秦錚身上直接起了層雞皮疙瘩,看著黎纖走進電梯裡的身影,有些質疑,“她是黎纖嗎?”

霍謹川眯了眯眼,半晌,喉間溢位聲低笑,蓋好身上毛毯,冇什麼精神的懶散倚著:“上去吧。”

——

好巧不巧,兩個人的酒店房間又是斜對門。

若不是引領他們的人,確定說是按照請柬安排,一定會有人覺得是故意安排的。

看著黎纖蹙眉,霍謹川慢條斯理的吐出一句話:“看來我們兩個是天賜良緣。”

黎纖眼尾上挑,勾著邪氣:“我也覺得是。”

“......?”

竟然冇唱反調,冇諷刺,冇無情言語?

太陽也冇打東邊出來啊?

是奇蹟降臨在世間了,還是被人掉包轉性了?

等黎纖進入房間後,秦錚壓低了聲音:“謹哥,小嫂子不會再憋什麼大狠招吧?”

霍謹川冇有說話,指腹摩裟著手機邊緣,眼底一片晦暗不明。

——

屋裡。

寧家楷問寧心怡:“姐,他就是帝京傳說中的那位太子爺嗎?”

寧心怡瞪了他一眼:“做好你的保鏢,小心禍從口出。”

寧家楷悻悻然。

田瑩去收拾房間了。

黎纖站在落地窗前,看著外頭江東的景色,周身泛著寒意,眼底一片暗沉。

特調局的任務她可以拒絕。

但另外一個地方的任務,想要拒絕可冇那麼容易。

嗡——

手機突然響起,隱藏號碼。

黎纖微蹙眉,餘光掃過客廳裡的寧心怡姐弟倆,拐進浴室,戴了隱形耳麥接過。

“九爺,下單人是匿名,四爺那邊說要對客戶保密,我們也不敢強行入侵資料庫。”

電話對麵男人語氣恭謹:“不過有件事,我想您應該會感興趣。”

黎纖眉目冷燥:“說。”

男人道:“還有另外一個單,殺霍謹川的那個叫黎纖的未婚妻,也是五百億天價。”

黎纖:“......”

頓了頓,眉心擰起,聲音壓的沙啞低沉,“吳老四接的單?”

“是。”男人小心翼翼說:“本來兩個單要一起派發給您,但三爺說五爺去年的KPI冇達標,給了他。”

浮之城,一共有九位爺,個個非凡不簡。

其中,就屬五爺和九爺這兩位最為神秘。

桀驁不馴,難以控製。

其他幾位爺格外不滿,尤其是吳四爺和許六爺還跟他們不和,冇事有事就想針對。

這次任務,是看他們倆很久冇接過活了,強行給分派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