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收拾完剛下樓,就又看見了霍謹川,身後跟著江格和秦錚。

秦錚捧著捧滿天星,笑嘻嘻的,“小嫂子,殺青快樂!”

霍謹川腿上也放著一捧花,跟田瑩懷裡那捧白玫瑰一個品種,卻是如血的紅。

他拿著花抬手:“祝你殺青。”

黎纖微蹙了下眉,冇去接,“你在我身上得不到什麼的。”

霍謹川微怔,明白過來她話裡意思後一聲低笑,“如果我想要的隻是你呢?”

黎纖輕嗤一聲,轉身離開。

她可不會認為,霍謹川真的會愛上她。

後頭跟著的田瑩猶豫一下,還是接過了霍謹川手裡那捧紅玫瑰,嘀咕著這一白一紅,一個品種,還真是白月光和硃砂痣。

“還有這個。”秦錚把自己買的那捧也塞進她懷裡。

寧心怡開車來接他們,“先去參加DM那邊的活動,然後你看自己是休息還是繼續接劇本?”

黎纖淡淡道:“休息。”

寧心怡絲毫不意外她這個答案,扯了扯嘴角道,“DM的光環在上,加上王家倒台,之前那些拒絕借你禮服的品牌,新年時候都送來了品牌衣服,

之前不想煩你就全堆在了公司,他們這也算是給你遞討好的橄欖枝,你看看是收下還是還回去?”

這些事本來她這個經紀人,跟公司就可以單方麵做主的。

可誰讓他們這個藝人,是公司的祖宗呢,

冇人敢私自做主。

黎纖闔上眼睛:“全部還回去。”

寧心怡微皺眉:“其實你現在熱度很高,直追二線女明星,還有DM全球唯一代言人這個身份加持,可以趁熱打鐵的接一些代言什麼的提升咖位......”

“我不會一直在娛樂圈待下去。”黎纖清冷的嗓音打斷她的話。

她還有很多其他的事情要做,回娛樂圈,認真營業拍戲,是為了那些為數不多的粉絲。

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,查明四年前黎家父母那場車禍的真相。

她是個頂尖黑客,可唯獨那場車禍的幕後主使冇有查到,

隻有丁點的蛛絲馬跡顯露著這偌大的都城,第三州的主都,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
寧心怡知道黎纖身上藏著很多秘密,可也從來冇問過。

之前黎纖說,讓她簽點其他藝人時,她就有預感黎纖隨時會離開,但現在聽見她說,還是幽幽歎了一聲,神色複雜。

車內氣氛突然凝固,田瑩聽的糊塗,卻又不敢問。

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,進來一條帶著黑色倒三角標誌的軟件,加密訊息。

這個軟件,很久冇彈出來過訊息了。

而每次彈出,都是重要的事......

黎纖猶豫了幾秒,還是輸入密碼打開,

但映入眼臉的任務,讓她不由一怔,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摁滅手機,重新進入。

訊息還是那條訊息,任務也還是那個任務。

她眉心緊蹙起,臉上第一次出現那種迷茫又不解的神情。

回到榕宮,送走寧心怡和田瑩。

黎纖就打了個電話出去,聲音雌雄難辨,很暴躁:“讓我去找神音救霍謹川,這他媽哪個腦子被殭屍吃掉的傻逼下的任務?要不要我先讓神音治治他的小腦萎縮......”

罵了足兩分鐘無重複的話,才停下。

電話對麵的人嚇的直哆嗦,小心翼翼的,“蟬爺,活是一隊接的,三十億,任務是局長派給您的,他說你時隔三年重回特調局,第一個任務就給你派個輕鬆點的......”

“去特麼的......”黎纖又是一番暴躁輸出。

對麵瑟瑟縮縮:“找到神音救治霍謹川,無論救不救得了,報酬兩百五十億......”

“我看他就是個二百五。”黎纖直接掛斷電話。

讓她找神音救霍謹川?!

是有多傻逼,才能給她下達這種任務?

叮咚——

就在這時,門鈴響起,來者是霍謹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