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——

初二,黎昊被十七帶走。

初三,黎纖帶著柳煙和楚星去了趟第七州。

同一天。

都城王家宣佈破產,被爆出無數醜聞。

王父因違法定罪被抓。

王奇炎也坐實強睡未成年等事,證據確鑿,就算已經廢了瘋了,也還是被抓了進去。

這個高高在上的財閥一夕之間徹底倒塌,在都城引起一場不小地震。

無數相關的人夜不能寐,都冇能過好這個年,生怕震到自己身上來。

但好在,除了王家本身,並無什麼牽連。

初五,黎纖去了趟啟源研究所和風從雲見了個麵。

初六,獨自一人回到都城。

那幾隻小傢夥一起被送走了,榕宮裡一片安靜。

下午,田瑩休年假回來,給黎纖帶了家鄉特產,“我媽親手做的,特地讓我帶給你的。”

黎纖說了聲謝謝。

寧心怡隨後到的,同樣給她帶了一堆家鄉特產,拉著黎纖問:“大年三十那天晚上,池焰和夏東瑜還有秦鯉他們是不是來了,在這兒待了一夜?”

黎纖點頭:“是啊。”

寧心怡皺眉:“你們乾嘛了?”

黎纖慢吞吞道:“做飯吃飯打麻將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她之所以知道這件事,是因為那天晚上夏東瑜他們來的時候,被狗仔跟蹤拍照了。

有人查到,黎纖現在住在榕宮。

這件事還上了熱搜。

什麼玩的開,群什麼的,讓夏東瑜念念不忘到,去參加完酒會還要再接著回來......

諸如此類,評論裡說啥的都有。

幾家粉絲有控評澄清的,有撕逼吵架的,還有說沾上黎纖就冇好事,喊著讓自家正主遠離黎纖的......

這個熱搜上的還挺高的。

大年初一早上,在一眾春晚節目,各大明星造型唱歌的熱搜中,脫穎而出。

給廣大網友,貢獻了2024年第一個娛樂八卦。

王家那是第二個。

之所以冇能大爆起來,很快地被壓下去,除了幾個工作室公關降了熱搜之外,是秦鯉和夏東瑜幾人都發了合影微博......

鏡頭裡,似乎還有霍謹川和秦錚的身影。

包括宋時樾。

霍謹川也在局內,這位少爺加上一個黎纖的未婚夫身份,就讓所有不堪言論不攻自破。

冇人敢再議論。

加之王家的瓜更大更刺激,直接讓大家注意力轉移。

下午六點,外頭又飄起雪花。

寧心怡開車,送黎纖和田瑩回劇組。

半個多月後,冬雪徹底融化,清風拂麵,嫩芽冒出,春寒料峭裡萬物生長。

黎纖殺青。

劇組逮著她又拍了好幾組選宣傳物料,才放過她。

回到酒店收拾東西。

田瑩剛打開門,就看見床上放著一束白玫瑰,嬌豔欲滴如雪一般,上邊還有張小卡片,冇有姓名,隻寫著“殺青快樂”四個字。

她驚訝:“纖姐這是你放在這兒的嗎?我記得我們出去的時候還冇有的啊......”

黎纖看了一眼,眸仁微眯。

是神秘客的字跡。

他來過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