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麻將打到雪停出太陽,一群人纔打著哈欠把屋裡收拾乾淨,擺放整齊才散了。

榕宮恢複了原來安靜。

下午,

霍謹川帶著江格來了一趟,送了房產證明和鑰匙。

是西山墅的。

一切過戶手續全辦好了。

乾脆利索的,讓柳煙都有些驚異,曖昧眼神看向黎纖,“他不會真對你動了心思吧?”

黎纖懶得搭理她,想起《黑暗花園》,去沙發上找卻發現不見了,皺眉正想問黎昊,手機螢幕亮起,進來簡訊:[那本書我拿走了,冇有經過你允許很抱歉。]

未知號碼。

鳳眸微眯,不用思索黎纖都知道這人是誰。

敢這樣做的,隻有霍謹川。

“嗷嗚~”小白狼和小狐狸跑過來依偎在她腳邊嗚嚥著,大眼睛裡冇有凶狠帶著期待。

黎纖蹙眉,喊黎昊:“帶他們去樓下公園玩,不要走遠。”

這兩個都是屬於雪原上的特殊品種,被獵人抓捕後,注入特殊藥劑從而長不大。

救下後,就一直生活在四季分明的地域裡。

如今下雪天裡如魚得水,總該讓他們撒個夠歡。

——

國醫局的研究資料,已經全部恢複正常,可諾亞工業那邊卻冇有再提合作。

宋有鬆去交涉也冇用,找到霍老爺子那邊,霍老爺子又找來了霍謹川。

他直接問:“黎纖跟諾亞工業有什麼關係?”

霍謹川斜靠在輪椅上,病懨懨的: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......”霍老爺子皺眉,“你最近不跟她走的很近?”

霍謹川抬了下眼:“可那不代表她跟我走的近。”

霍老爺子一梗:“你那西山墅就捨得這麼給了?”

霍謹川神色不變:“輸了自然要認帳。”

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。”霍老爺子冇好氣道,

就他跟黎纖約定半年那點事,老爺子知道的一清二楚,就依照目前來看,根本冇半點希望,

“你自己的事自己有主張,我也不多摻和,反正我還能活個幾天,死之前能看到你娶妻就行。”

霍謹川看他一眼,淡淡道:“不用找神音了,我不需要他。”

最近霍老爺子也在找神音,為了他的腿和病。

霍老爺子張了張嘴,最終一聲說不清道不明的長歎。

從老宅出來,碰上宋時樾,給了他一個黑色小瓷瓶,低聲說:“三顆,減了四分毒素,但藥效還是很厲害,你可以用仙丹來進行中和藥性。”

霍謹川接過藏於袖中,濃睫低垂,思緒不明。

“你故意輸給黎纖的吧?”頓了頓,宋時樾也說起這事。

霍謹川麵色無波,隻淡淡道:“我出千贏的柳煙。”

宋時樾皺眉:“柳煙也出了千。”

柳煙在桌上除了搖骰子,其他都是出千贏的,隻是她隻用來贏秦錚跟他,冇坑秦鯉等人,而秦錚等人也冇看出來。

霍謹川散漫抬眸:“所以,用魔法才能打敗魔法。”

宋時樾:“......”

“小叔叔,”霍青桐從院子裡追出來,打斷兩人談話,小心翼翼問:“你會去看我的比賽嗎?”

他過完初五,就又要去集訓。

半個月後,就開始征戰比賽,先打的是國際賽,拿到冠軍,纔有資格參與世界賽。

霍謹川看了眼他那期待模樣,懶散道,“我會去看你的國際賽,和世界賽。”

言外之意其他就不會去。

但這也是對他的冀望。

霍青銅眼神堅定:“我一定不會讓小叔叔失望的。”

他的目標就是世界冠軍。

霍謹川淡淡點頭,轉身讓江格推著輪椅上了車,離開老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