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霍謹川隨意掀開那一刻,看著裡頭三個六點朝上的骰子,不說秦鯉和鄭西西,秦錚都滿目愕然。

十八點!

就那麼隨意的一搖,竟然打了個平手!

柳煙眉心蹙起,把骰子扔到一邊,摸上紙牌:“換一個來。”

霍謹川淡然接招。

依舊比大小。

都想速戰速決,速度就很快。

從洗牌到抽牌以及開牌,辯出勝負,總共也就用了不到三分鐘。

20:21。

柳煙輸。

“艸!”

就差那麼一點!

“贏了!謹哥贏了!”秦錚興奮的直撒花鼓掌。

宋時樾臉色終於緩和,沉聲道,“你剛纔答應的賭約不會反悔吧?”

“你以為老孃會像你?”柳煙不是輸不起的人,意味深長的睨了眼霍謹川,朝屋裡喊,“纖纖,我輸了。”

一群人盯著她。

宋時樾緊張不行,生怕她會反駁。

但黎纖斜倚在門口,鳳眸微眯,什麼都冇說,隻讓黎昊拿電腦過來。

黎昊認命的做“工具人。”

修複資料對黎纖來說很簡單。

十分鐘不到,宋時樾就接到國醫局的電話。

說那些關於HV—01被黑掉的研究資料,全部回來了。

宋時樾豁的起身,跟霍謹川說了一句,就著急忙慌的回去了。

他剛走,夏東瑜就回來了。

秦錚掃了眼周圍幾人,招呼著,“來來來,影後大明星們,反正冇事,都聚在這兒了,再來搓兩局,輸了不問你們要錢。”

今晚那些紈絝子弟們組了一堆局,他可是一個冇去,來了這兒。

雖然這裡氣氛因為剛纔的事情顯得有些詭異,但他也總得儘興。

——

外麵大雪紛飛,屋裡溫暖熱鬨,麻將互碰的聲音清脆。

電視的背景聲音也挺大,柳煙並不擔心談話會被聽到,臥室門一關,直接道。

“四方殿那邊會議內容如舊,神盟那邊又啟動了對第五州的進攻計劃,九州盟那邊也依舊是彈劾第二第五第七州的州主,剷除四方殿十三區,除此之外,比往年多了一個內容。”

黎纖劃著平板:“什麼?”

“核心方石。”柳煙道,神色凝肅:“如今道上都知道了這塊石頭很重要,就算不知道具體能乾什麼,都在跟風,就連九州盟盟主也開了口說要尋找。”

核心方石,一共裂成五塊。

如今兩塊在她這裡。

一塊可能在霍家。

另外兩塊還在下落不明。

黎纖微頓,垂眸看了眼手機,低聲道:“看著他們幾個,我出去一趟。”

“姐,你去哪?”黎昊眨巴著眼睛問她,這會兒半夜,外頭雪下的可大了。

黎纖一挑眉:“打架。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客廳裡麻將聲又嘩啦起來,霍謹川似乎帶著江格回了隔壁,不在客廳。

黎纖從衣櫃裡扯了件黑色大褂套身上,黑色漁夫帽扣在頭上,換上黑色的馬丁靴,無聲無息出了門。

大雪紛飛,直如撕棉扯絮。

穿著黑色勁裝的男人立在花壇邊上,懷裡抱著把長劍,筆直的如同一座雕塑。

身上落了一層薄雪,半邊銀色麵具折射寒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