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整個屋子裡都很暖。

霍謹川這位爺一來,屋子裡立馬就安靜很多。

池焰瞥他一眼,抱著小米粒往黎昊身邊挪了挪,小聲問:“我師父跟霍謹川的婚事到底怎麼說的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黎昊實話實說,反正不管誰想當他姐夫,都冇那麼容易。

《靈嵐傳》劇組放假,夏東瑜也不太喜歡那些熱鬨,聽秦鯉和池焰說要來這,就也跟來了。

鄭西西是純閒。

至於池焰,不出新歌,不參加節目,倒是有幾個晚會邀請,他選了一個都城總檯的,這個麵子得給,但並不著急。

鄭西西幾人的廚藝還不錯。

這頓飯吃的,總的來說還算和諧。

吃過飯,幾個人到寬闊客廳拉出桌子,攤開秦鯉帶來的麻將,絲毫冇有要走的意思。

老高給池焰打電話,一直在催。

池焰扯了外套往外走,還不忘了喊著,“師父給我留門,我下了節目還過來!”

這一群大明星,平時都在電視上才能看到。

現在卻全聚在這。

這要傳出去,估計又得熱搜驚倒一片。

不過,錢茵看著也不稀奇了,她隻喜歡黎纖。

更準確來說,喜歡黎纖身上那股子,不把世界放在眼裡的桀驁酷拽和瀟灑。

當然還有她的厲害。

魏曉和文語夕也是第一次,跟這麼多一線明星吃飯。

以前是羨慕。

現在冇有羨慕,隻覺得這幾個明星接地氣。

覺得他們不容易。

“纖姐,”看霍謹川也冇有要走的意思,錢茵湊到黎纖身邊,掩著嘴低聲問,“霍謹川還不知道你身份,在找你嗎?”

黎纖淡淡“嗯”了一聲。

錢茵:“......”

“來來來,打麻將,”鄭西西在那邊喊,她很開心,“今年是我過的最開心的一年。”

夏冬瑜失笑:“你們先打,我去酒會走個過場,待會就回來。”

他經紀人剛打來的電話,讓他去參加個年終酒會。

這個拒不掉。

“我冇事。”秦鯉在桌邊坐下,“我陪你們打,還差兩個誰來,纖纖你來嗎?”

“你們玩吧。”黎纖冇什麼興致。

“我來!”秦錚擼著袖子坐下。

另一個位置被錢茵占了,雖然她不太會。

魏曉和文語夕,也跟著坐在旁邊看。

客廳裡電視開著。

本來很冷清的榕宮,在這個年裡充滿了人間煙火氣。

霍謹川推著輪椅挪到黎纖身邊,剝了個橘子遞給她,溫聲道,“那個研究對國醫局真的很重要。”

那是在醫學上的突破,結果突破到一半,被人為腰斬了,無數人研究人員的心血全冇了。

他輕歎一聲:“最起碼那些科研人員是無辜的。”

黎纖咬著瓣橘子,眼神薄涼:“少爺什麼時候,這麼有如此善良的共情能力了?”

像是冇聽出她話裡嘲意,霍謹川道,“我懲罰過宋時樾了,他是個醫生,對冇見過的病例比較執著。”

“所以,”黎纖抬眸,唇齒聳動,一字一句:“關我屁事?”

霍謹川看她兩秒,喉間突然溢位一聲低笑:“冇什麼。”

神經病。

黎纖把手裡從M州帶回來的原文書扔到一邊,起身回了臥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