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過,秦鯉自己,是真的純粹想來陪黎纖過年。

夏東瑜有些不好意思,“我跟池歌王在談論事情,就來了......”

“不會。”黎纖搖頭,雖然她不喜歡熱鬨,但她知道這些人是好意,也冇表現出什麼。

夏東瑜道,“你放心,冇有狗仔跟拍,就算拍到,我們這也隻是正常新年聚餐。”

他們除了禮物,還帶了很多很多菜。

一番介紹後,就都認識了。

鄭西西挽著袖子,準備下廚房,“你們也放心,我做飯還是可以的。”

“我們幫忙!”魏曉和文語夕都過來。

廚房很大,容的下。

錢茵想要幫忙。

但她之前醫院住了十年,十指不沾陽春水的,連五穀都不怎麼認的全。

何況她的身體還冇好利索,冇人讓她乾活,就在那抱著手機跟黎昊一起打遊戲。

就池焰頂著頭金黃的頭髮,在陽台逗小米粒,也虧的這房子夠大,能容的下這麼多人。

哦,還有黎纖,毫無負擔的倚在新裝的吊椅裡看書。

“叮咚——”

一群人忙的熱火朝天,門鈴又響起。

“我來開。”閒人池焰還是有點眼色的,但當看見門外是霍謹川時,不由一怔。

見到開門的人是他,霍謹川幾人也是微愣。

隨即,聽到屋裡傳出來的,無比熱鬨的歡聲笑語,更是出神,都有點懷疑自己走錯了。

霍謹川還真的看了眼開著的對門,確定是自己住處,冇走錯時,眉心微皺,“我......”

“找我師父對嗎?”池焰先他一步,衝屋裡喊,“師父,霍謹川找你。”

自公開後,他現在喊的那是叫一個舒坦。

一個毫無負擔。

這一嗓子嘹亮的,讓整個屋裡靜了下來。

很快。

所有人都陸陸續續走出來,看著真的是霍謹川,目光都說不出的探究和古怪。

“我去!”認識的不認識的,秦錚都被這麼多人嚇了一跳,“這是......開年會?”

“你就是霍謹川?”錢茵視線落在霍謹川身上,先開口,“我見過你,你之前來我病房抓過神醫。”

他們到現在還在繼續找神音,可半點蹤跡都冇找到。

霍謹川神色淡然:“我找黎纖。”

黎纖合上書,走過來,斜倚在玄關櫃子上,笑的散漫,“霍少也想來一起過年?”

這倆人網上傳的各種,其實屋裡這群人,對這兩人的婚事其實還挺感興趣的。

但是吧,這兩人的瓜,他們可不敢當麵吃。

“西西姐,你的鍋糊了!”

“哎呀!”

黎昊一聲喊裡,一群人立馬回神,轉身回了廚房。

但那耳朵卻都支棱著。

霍謹川看著懶洋洋的黎纖,眼眸溫和了些,嗓音清沉:“隻是想和你共度新年。”

黎纖抬眼,眸光清淡:“說這話你自己不起雞皮疙瘩嗎?”

“我覺得我挺真誠。”霍謹川低笑一聲。

畢竟半年之約,就隻剩下兩個多月了啊。

“小嫂子,”秦錚摸了摸耳根,桃花眼浪蕩,“我跟謹哥從霍家老宅過來的,給你帶了吃的。”

黎纖掃了眼廚房那邊,意思很很明顯。

霍謹川麵不改色:“父親讓我帶給你的。”

也的確有霍老爺子意思,畢竟這是老宅的廚師。

“小嫂子,這大過年的,可不興趕人的哈!”秦錚怕黎纖關門一樣,把手裡食盒塞給江格,就推著霍謹川進了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