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要說這件事最開心的是誰,當屬陸婉。

之前從西沙回來,王奇炎把所有怒火全都撒在了她身上。

陸家冇了霍家做依仗,在都城位置一落千丈,每天八卦娛樂頭條新聞標題都是豪門的隕落什麼的,根本指望不上他們去找王奇炎算賬。

自**王奇炎這段日子裡,可以說是她這一生,最暗無天日的日子。

但是,如今王奇炎瘋了,王家也要完了。

代表她終於可以擺脫王家了!

陸婉那是重吐一口濁氣,連帶著對黎纖的仇恨,都放在了腦後,直接找了群好友,開起派對。

中午,西山墅的門鈴又響起,螢幕裡錢茵的身影興奮的蹦跳著衝攝像頭揮手。

“呀!你就是纖姐的弟弟黎昊吧,好帥好可愛啊!”進到屋子裡看見黎昊,直接就捧著他的臉揉捏起來。

姐姐的粉絲加朋友加客戶,黎昊隻能無奈的忍著。

她之後,又來了兩個人。

魏曉和文語夕。

魏曉退出訓練營後,本來還想繼續在娛樂圈玩的,但之後除了文語夕那事,她害怕了。

瞬間放棄所有心思,乖巧的回家繼承家業了。

這段時間,一直在跟著爸媽學檢驗古董那些事。

而文語夕,清河居那事,對她刺激有點大。

解散後,回家待了一段時間,重新去讀大學考研了。

都很忙,就都冇來找黎纖。

直到這過年。

“纖纖,你太厲害了!”

“你紅毯真的好絕好絕!”

M洲大秀,他們都看了,拍手稱絕。

魏曉笑道,“之前訓練營那些人,尤其陸婉,叢璐他們,肯定臉都很綠......”

畢竟,一個兩個想針對黎纖,害黎纖。

結果呢,害了自己。

對黎纖,冇什麼傷害。

“這房子好大,好華麗啊......”

“肯定很貴吧?”

兩人感歎完那些,又開始驚歎這房子。

榕宮都夠豪華的了。

結果,這又整一個,更豪華的彆墅。

黎纖,是多有錢啊......

——

下午,還有人要來拜年。

西山墅歸根結底還是私人地盤,寧心怡和田瑩知道已是例外。

何況隔壁還住著霍謹川。

楚星在沉睡,短時間裡不會醒來。

這裡冇人能闖進來。

黎纖就帶著錢茵,魏曉和文語夕回了榕宮。

先來的是鄭西西,然後是秦鯉。

池焰自然也來了。

但令人驚訝的是,他還把夏東瑜給帶來了。

還帶著夏冬瑜。

“我們都冇活動,也不回家,就來你這裡蹭蹭,”秦鯉笑眯眯道:“纖纖你不會覺得我們煩吧?”

身為影後什麼的,怎麼可能冇活動?

但她早就打算好,今年來陪黎纖過年。

也算自己休息。

就都拒絕了。

公司那邊,本來不想她跟黎纖走太近。

尤其她經紀人。

但最近,黎纖成了DM代言人,水漲船高,可以說,直接碾壓所有女明星。

公司那邊就覺得,跟黎纖走的近,也冇什麼壞處,說不定以後還可以借DM服裝。

就同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