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雖然冇上次的妝容絕,卻也把這個人物性格設定全部給凸顯了出來。

“馬上就好了!”許檬已經用了最快速度。

小王回神,這纔看見許檬:“你給她化的?”

許檬點頭,有些怯:“是。”

這些天劇組裡對黎纖的議論,包括網上那些她都看了,但她覺得像黎纖這樣好看的人,不會那麼壞。

還真是走運,小王眼底陰沉閃過,不耐煩催促:“趕緊的。”

黎纖眯了眯眼,一手抄兜,一手五指扣著杯咖啡,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往外走去。

“怎麼每次都被她撿到便宜?”

“誰知道走了什麼狗屎運!”

“切,那也得看能不能一直走下去。”

驚豔之餘,嫉妒更深。

“一個新手化妝師,還真是敢啊!”陸婉盯著黎纖那張臉,恨的咬牙切齒:“這個賤人!”

——

穀眉這個角色,在這部劇裡,有個CP。

今天拍的就是這兩人戲份。

男演員是個小有名氣的流量,叫李晝,二十出頭,長的挺不錯。

下了戲,都在化妝間卸妝,李晝看著身邊黎纖那張豔麗至極的容顏,眼底閃爍,笑著開口:“黎小姐的演技真是好,我差點都接不住戲。”

黎纖聲音寡淡:“那就多練習。”

李晝本來也就是自謙,見她竟然把話接下,臉上笑容一僵,很快就恢複如常:“能跟黎小姐這樣的絕世美女演CP真是我的榮幸。”

黎纖麵無表情:“知道就好。”

李晝:“?”

正常回答難道不是該說“跟你合作也是我的榮幸”嗎?

這特麼怎麼不按套路出牌?

還真當我是誇你呢!

李晝扯了扯嘴角,維持著笑:“聽說黎小姐的未婚夫是都城那位一手遮天的少爺,我和你演親密戲他不會生氣吧?”

黎纖看都冇看他一眼,嗓音清冷:“知道就離我遠點。”

“......”

簡直是冇一點情商的話題終結者!

李晝視線在黎纖身上上下留戀打量,不再跟她繞圈子:“黎小姐應該很看重這次複出吧?”

黎纖這才斜眸看他一眼。

李晝往這邊湊了湊,低聲說:“這年頭正流行禦姐和小狼狗,我們既然在劇裡是CP,不如到時候配合宣傳,顏值加人設肯定能吸很多粉,黎小姐意下如何?”

許檬正給黎纖卸妝,聽到李晝這話神色微變,不著痕跡輕扯了下黎纖衣袖,眼神示意她拒絕。

圈裡人總知道些圈外人不知道的隱秘,這個李晝可是個花心渣男,說句私生活混亂也不為過。

現在明顯是看上了黎纖美貌,想要跟她捆綁炒作。

黎纖側眸看他,挑了下眉,若有興致的問:“你就不怕我被我的黑粉拖下水?”

“混娛樂圈的誰還冇有幾個黑粉啊!”李晝渾不在意,笑道:“而且黑粉也是流量不是嗎?隻要能紅,黑紅也是紅啊!”

黎纖

餘光卻不經意間瞥過他身邊化妝師,視線在她上衣口袋停了一秒。

斂回目光,散漫道:“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。”

“未婚夫怎麼了?”李晝麵上帶了不屑:“傳聞那那霍謹川陰狠手辣,更是因為殘廢心裡扭曲,特彆喜歡折磨人,聽說前兩天還把親侄子給扔海裡了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