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畢竟是他自己造成的結果。

江格想說,他們謹爺去都不行,更彆說他了。

但感受著謹爺身上傳出的壓迫氣息,知趣閉嘴。

等宋時樾走後。

霍謹川拿出手機。

打開微博,上百條離離原上草的訊息。

點進去。

震驚他照片哪來的,連藉口都幫他找好了。

後續還問他能不能發。

霍謹川頓了頓,回覆。

hjclq:[一,我是男的。二,能發。]

秒回。

離離原上草:[兄弟,我抱著那些照片,p了一個晚上圖,一個晚上冇睡,你終於上線了啊啊啊!]

離離原上草:[那就是站哥!M洲DM大秀現場你都能進去,還能擠進前排!站哥,你是我的神!]

離離原上草:【[圖片][圖片]......】

離離原上草:[看看我熬夜的p圖成果還行吧?]

是黎纖在DM走秀的圖,和發出來的高清照。

她進行了背景模糊和摳圖,跟單獨的霍謹川那些P在了一起。

P的不著痕跡,每一張,都像是真正的同框。

兩個人,同樣絕色,唯美有動人。

離離原上草:[是不是很般配?]

hjclq:[是。]

離離原上草:[我會打上你的水印@你的。]

@?

那訊息不得煩死?

hjclq:[不用帶我,匿名。]

原上草:[我懂,我懂,站哥有錢又牛,你是怕暴露身份吧?那我就直接說匿名投稿。]

hjclq:[好。]

他這邊跟原上草聊的熱乎。

另一邊。

宋時樾去榕宮找黎纖,榕宮冇人。

貧民窟也去了,同樣冇人。

——

霍謹川聊完跟離離原上草的事後,看著黎纖和保鏢那條熱搜,正準備讓人處理,秦錚從外頭進來。

“又闖了什麼禍?”

秦錚一噎,笑意訕訕:“就知道瞞不過你......”

霍謹川冷哼,“你那在張臉上就寫滿了心虛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轉頭小聲問江格:“有那麼明顯。”

江格點頭:“很明顯。”

秦錚摸了摸鼻子,更加新心虛,但他今天就是來坦白的,“謹哥,是這樣的......”

從前幾天開始。

王家名下資產,就開始屢屢出現問題。

這處漏洞補住,馬上另外一處就又漏了。

偷稅漏稅,洗錢的事情都逐漸暴漏出來,但怎麼找都找不到訊息泄露的來源。

雖然目前被壓下,可卻麵臨著隨時爆炸,王家主最近帶著人忙的焦頭爛額。

“王奇炎算是徹底廢了,人都直接傻了......”

是真的傻,被楚螢那個魔頭給嚇的。

那殘忍恐怖的場麵,秦錚都不願意去回憶。

“我覺得這件事是纖姐做的,”他思索著:“之前在西沙的時候,她說過天涼王破......”

本來他冇當回事,但最近情況讓他不得不認真。

王家現在的情形,就像一隻氫氣球。

看著還完美的在飛。

但隻要一根針,就整個都會直接會炸開。

霍謹川靜思了片刻,吩咐江格:“去給他添把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