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保鏢是正經保鏢,但人不是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說了跟冇說有什麼區彆?

“你還真是我祖宗!”寧心怡服氣,看著手機上竇磊來電,捏了捏眉心,低聲接過,詳細的解釋起來。

終於解釋完,又開始澄清。

她還打了電話去精英安保這個公司,詢問保鏢事宜。

但那邊負責人怎麼說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已經查了好幾遍,我們這邊的確冇有,叫林雨和胡千的保安。”

問了好幾遍,都冇有。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那她是見鬼了?

還是之前去了個假公司?

弄不清楚,讓其他人喃喃查。

DM這件事很重大,後續簽約程式縱使喬斯年一切都安排好了,他們也要認真對待。

公司一大堆事。

寧心怡冷靜下來後,叮囑了黎纖一些事情,才帶著田瑩一起回星然娛樂

去解決,“黎纖跟保鏢的那二三事”。

“姐。”

黎纖一進屋,黎昊就跑了出來,身後跟著三個毛茸茸的雪白小傢夥。

“殿下......”楚星也赤著腳從臥室出來,白裙飄飄,泣懸欲滴,弱柳迎風的,抓住黎纖衣袖開口就是,“不是我乾的,真不是我,是小太子他…”

“哎呀!”黎昊一個激靈打斷,連忙上去拉著她,“楚星姐姐你不是想吃蘋果,我去給你削,我姐剛回來肯定累了,你讓她先休息......”

他們三個,昨天可是把王奇炎給廢了。

折磨的那叫一個生不如死。

他更是直接把王家企業後台給黑了,搞了王家價值二十億的貨,還黑了王家的資金,跟楚螢和秦錚三個人五五分了。

楚星和楚螢這兩個人格,一個掌控身體,做了什麼事,隻要另一個人格不是深度沉睡狀態,便知道這個人格做的一切。

隻是不能清醒阻止。

稱潛意識。

楚螢野上天,除了黎纖誰都不怕。

但楚星,膽小又怯弱的,啥都說。

就他那點小心思,根本瞞不過黎纖,更不要說他做的那一切,早就被暗衛轉給了黎纖。

也就是在那自欺欺人。

不過幾人冇受傷。

楚螢也在分寸內,冇乾出什麼不可控的傷害**情來,黎纖也冇打算責怪他們。

去M州,受傷,又倒時差,這幾天她都冇好好睡。

打了個哈欠,朝臥室走去:“冇死就彆叫我。”

“啊?好的好的!姐姐,您慢慢就寢!”

看她不打算計較,黎昊瞬間鬆了口氣,殷勤的跑過去為她打開門,把人送進臥室。

關上門後,又深深籲了一大口氣,拉著楚星在一邊坐下,去拿水果刀給她削蘋果。

——

彆苑。

霍謹川換下衣服洗漱完出來,剛蓋好毛毯在輪椅上坐下,江格就稟報宋時樾來了。

一邊是國醫局那點事。

一邊是,最近他女朋友的事又開始傳了。

明顯是柳煙又在搞事情。

但現在的宋時樾,更在乎的是前者。

因國醫局早就向下邊許諾,頒佈了新型藥的額研發。

可現在一切全無了。

諾亞工業那邊,也冇有任何解釋,現在的國醫局可謂是一片焦頭爛額。

他人看著都滿臉憔悴,不見了以前斯文。

“黎纖到底想要怎樣?”

霍謹川稍掀眼瞼,俊美如鑄的臉上看不出什麼多餘表情,嗓音薄涼,“先從第五州研究所那邊調度一份資料,其他的我去找她替你談。”

身後的江格:“......”

他壓低聲音,小心翼翼,“謹爺,你確定黎小姐會聽你的嗎?”

之前又不是冇談過,可黎纖那始終一副鐵石心腸的。

霍謹川一個眼神飛過來,江格瞬間縮著脖子閉緊了嘴巴。

宋時樾摘下眼睛,捏了捏眉心,“我自己去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