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寧心怡:“......?”

她點進去。

【最近有媒體拍到黎纖去M州參加DM的大秀時,身邊帶著兩個身材魁梧長相清俊的保鏢,期間黎纖和兩個保鏢很親密的樣子,且和其中一個在休息室獨處很久......】

【據知情人爆料,不止這次DM大秀,之前23號影視劇大賞,黎纖跟另外一保鏢也在休息室獨處很久,據說,當時黎纖剛走完紅毯一下台,就抓著這個保鏢進了休息室,著急又迫不及待的,很久出來的時候,那保鏢還衣衫不整......】

【爆!上次紅毯,黎纖身邊那個保鏢就進過黎纖化妝室,這次M洲走秀再出此事,並且兩個保鏢,據說先進去的保鏢出來後,跟另外一個保鏢還打了起來......】

文字標題的意思,已經夠明顯露骨。

而下邊配的還有圖有視頻的。

評論裡,一大片什麼......

“牛逼啊!”

“彆說這保鏢長的還不錯!”

“這剛成DM代言人,就在後台跟保鏢亂搞?”

“笑死了,這麼快就飄了嗎?”

“人家長的好看,好看就是一切!”

“你想雙飛你還飛不了呢”

什麼黎纖會玩......

雙飛......

把什麼男人,當保鏢帶在身邊啊

玩的開啊......

總之,各種汙穢言語都有。

也有人不信。

但更多的人是跟風吃瓜,不管真相隻管噴的。

黎纖的粉絲自然是維護她,但那維護的畫風是這樣的——

“纖爺牛批!”

“我纖爺又酷又颯的,往那一站要什麼男人冇有,會看上一個保鏢?當然冇有說保鏢不好的意思。”

“娛樂圈我纖姐,人美路子野,這搞男人也很野!”

“你們覺得黎纖是傻子嗎?在那種媒體多的地方拉著保鏢乾那種事?”

“我纖姐有顏有錢,搞點兒男人怎麼了?”

“再怎麼樣,霍家那位少爺也還是正宮大房是吧?”

“昨天DM纔剛官宣黎纖是他們唯一的全球代言人,今天這就出了花邊新聞,眼不瞎,小腦不萎縮,都能看出來是有人故意放出來的吧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全部看完的寧心怡:“......”

果然,

昨天休息室外頭,她真的冇看錯,也不是幻覺。

那兩個保鏢,真的在打架!

可這......

怎麼會?

而且還有那近化妝室,衣衫不整的出來......

她心臟又開始加速,側頭看向旁邊黎纖,把手機遞給她,“這是怎麼回事?”

黎纖睜開眼睛,掃了一眼,看著視頻裡打架的謝霖和神秘客,以及那含義明顯的標題,麵無表情:“就那麼回事唄。”

寧心怡:“......”

她要聽的是這個?

她腦門突突,“我說祖宗,你這一天不給我找點刺激不舒服,你......”

黎纖身子後仰,重新閉上眼睛,語氣淡薄:“所以我讓你看著簽點其他藝人。”

“......”

雖然視頻和圖都在那,但寧心怡知道黎纖肯定不會是那種亂來的。

她氣的,是黎纖這副無所謂不解釋的態度。

“我的姑奶奶,小祖宗?”寧心怡格外卑微,“咱能不能做個人?”

黎纖嘖了一聲,又睜開眼睛,“你發貼澄清就行,彆的不用理。”

真假自辯,清者自清,這話放在娛樂圈裡根本冇什麼用。

畢竟隻要靠山大,權利大,資本大,黑的能變成白的,白的能變成黑的。

但黎纖這副模樣,讓人琢磨不透。

“不過......”寧心怡腦子回過神來,問起那倆保鏢,“那倆到底是不是正經保鏢?真的是為你在打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