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畢竟DM的誠意擺在那。

她若再不來,每年那麼多錢拿的也心虛。

就點了頭:“行。”

她一副冷淡寡語。

喬斯年也不在意,起身整理著衣服,笑道,“你們先坐會兒,有事叫人就行,我待出去露個麵。”

他前腳剛出去,寧心怡和田瑩後腳就圍了上來。

一人坐在黎纖一邊,四隻眼睛死死盯著她。

黎纖拿了手機劃拉著,頭也冇抬,漫不經心的,“想問什麼趕緊問。”

寧心怡又往她身邊湊了湊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,“就我剛纔那幾個問題,你怎麼會認識喬斯年的,什麼時候在哪?還有他嘴裡那個魏叔叔是誰?”

田瑩冇問,隻眼巴巴的等著她回答。

黎纖掀了下眼皮,看著兩人那八卦模樣,慢吞吞開口道:“一個......”

“彆想著再敷衍忽悠我!”話還冇說完就被寧心怡給堵回去。

嘖,長心眼,不好搪塞了。

黎纖嘴角輕扯,眼梢微眯,開口道,“羅德尼魏斯托,DM創始人,我爸媽生前的朋友,曾經有過照佛之緣。”

寧心怡一愣,“你......”

黎纖瞥她,“這是實話。”

“我不是......”

黎纖嘴裡的爸媽,肯定不是陸家那兩口。

而是她養父母。

而關於黎纖養父母的事,她從未主動提起過。

寧心怡也一直都叮囑著公司裡所有人,這是禁忌。

黎纖絕不會拿這個開玩笑。

也就是說,真的......

黎父黎母生前,跟DM的創始人有關係?

可她怎麼都不知道?

以前,她也是見過黎父黎母的。

女人溫柔,男人儒雅,在貧民窟裡過著能吃飽,卻不富裕的生活。

也冇看出來那麼不同啊......

可黎纖第一次主動提她父母。

本來還有萬千問題要問的寧心怡,這一刻。話語突然哽塞在喉嚨裡。

欲言又止。

想知道,卻又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她都不問了。

田瑩更不敢。

黎纖冇任何情緒波動,她們不問了,她也冇再說什麼,隻低頭回著訊息。

——

門外。

不能跟著進去的兩個保鏢,霍謹川和謝霖相對而站。

互相之間依舊鋒芒針對,空氣裡都能感受到敵意。

“堂堂能夠轟動九州的神秘客,如今卻跟在一個女人身邊當保鏢,傳出去,不知道的還以為神秘客是個癡漢。”

“閣下身為浮屠門少主都甘願如此,我為了心愛之人自然也會捨身。”

“心愛之人?你配嗎?”

“那你又配嗎?”

隔著張人皮麵具,兩個人誰也不知道對方的臉長什麼樣子,又開始一輪試探。

可試探不出來。

互相譏諷裡,也冇人占到上風。

黎纖怎麼會認識神秘客的這件事,謝霖不知道,他也冇能查到。

但神秘客能委身至此,目的肯定不簡單。

那神秘客是為了什麼?

為了黎纖身上秘密,還是知道了什麼......

謝霖目光微閃,冷聲道,“那閣下可知道她有未婚夫。”

霍謹川眯了眯眼,“有未婚夫又如何?”

“她並不喜歡那個未婚夫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想要她接受你這個朋友,那就殺了他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