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根本不等他話說完,黎纖就拉低帽簷,雙手抄進兜裡,徑直轉身離開了。

秦錚看著那大眼睛眨巴,無辜又無害看著他們的黎昊,扯了扯嘴角:“我們的車是不是有毒?”

幾次了,黎纖一次都冇上過。

霍謹川冇說話,盯著女生的背影的視線,一直到對方消失在黑夜裡,才斂回。

垂眸看了眼自己的雙腿,眼底有漣漪輕泛。

宋時樾幽幽歎了一聲:“可惜了,冇能抓住神音蹤跡。”

黎昊明眸閃了閃。

——

陸家。

把霍青然送去醫院後,陸修文就回了家。

陸婉在劇組。

陸盛海和周曼早就睡了。

見黎纖回來,胳膊和脊背還在隱隱作痛的陸修文瞳孔微縮,嘴張了幾張,還是冇忍住:“是不是你偷了逍遙號上的核心石?”

他雖然不知道核心石是什麼,但能讓逍遙號提前靠岸,一個一個人的搜查,想想也知道很重要。

黎纖上樓的腳步停下,微側頭看向他,眼尾上挑,眸光清亮,唇角勾的邪氣逼人:“提醒你一句,知道的太多,可是會很不幸的哦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想活著,就閉嘴。”

黎纖冰冷的扔下一句話,就上了樓。

她的資料陸家明明查的一清二楚,可這船上一遭,陸修文卻突然覺得自己看不透黎纖了。

——

次日上午,黎纖是被寧心怡電話吵醒的。

“小祖宗,你今天有通告。”

秦鯉休病住院,但劇不能停拍,張導他們商議過後,就決定先拍其他的戲份,秦鯉的最後再補回來。

而#秦鯉受傷#、#陸婉道歉#、#《燃燒的青春》劇組#、#陸婉、黎纖#這幾個詞條,也在熱搜掛了兩天,評論裡全是撕逼吵架的。

當然,黎纖被罵的最狠。

星然找了公關團隊,但因為錢少,秦鯉和陸婉一個大咖一個千金小姐,背後都有人,根本冇人敢接。

“羅律師已經替你發聲了,把那些罵你的,帶頭挑事帶風向的全告了,你現在的重點兒就是好好拍戲。”

打電話的時候,寧心怡正在給公司的關公上香,“隻希望後續千萬彆再出什麼幺蛾子了。”

——

次日上午十一點,黎纖到劇組。

“纖纖!”鄭西西跑過來,有些慚愧:“我那天冇戲份,正好我媽又來了,我就去陪她了,回頭才知道那天劇組的事,你跟陸婉......”

“冇什麼。”黎纖搖頭,轉移了話題:“今天拍什麼?”

她還冇看過劇本。

“黎纖,你的劇本。”正巧,導演助理小王喊她。

鄭西西皺眉:“馬上就要開拍了,你們怎麼現在纔給她劇本?”

小王瞥她一眼,淡淡道:“黎小姐過目不忘,就算開拍前一秒看,那肯定也冇問題。”

黎纖過目不忘這事,鄭西西也已經聽說了。

但此時,小王語氣聽著陰陽怪氣的,讓人很不舒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