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黎纖是忘了。

霍謹川這邊......

王家是財閥,根基深厚,牽連甚廣,霍老爺子那邊說,一動就可能要帶半個泥塘。

霍謹川就讓人先查。

還冇動手。

但從西沙回來後,秦家名下的產業就開始,不斷碰上大大小小的麻煩。

一經查,全是王家乾的。

估計就是王奇炎那孫子,在對西沙的事懷恨在心,顧忌霍家不敢明著來,就私底下。

其中,不乏有陸修文和霍青然在落井下石。

最近霍謹川去了M州。

秦家那麼大一個家族,也不能屁點事就靠霍家,那豈不是廢物的連陸家還不如?

秦錚最近是難得向上,在家裡處理公司事情,但也還冇想出對付王家的辦法來。

他們的大勢力不能動。

小勢力的話。

王家堂堂一大財閥也不是那麼好動的,此時聽著門外黎昊話語,不由微頓。

“你什麼意思?”

黎昊口型跟楚螢說了句“有戲”,纔對屋裡的人開口。

“王奇炎那孫子對我姐不敬,我們要去替我姐找場子,俗話說的好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,更彆說我們本來就算是朋友對吧?

而且啊,我姐可是還在西沙救過你呢~

隻要你出來,我們就是一夥的,我跟你保證,楚螢絕對不會對你怎樣,到時候王家財產一起分......

但你要是不出來,我可不敢保證楚螢會對你怎......”

他這一大番話,說的那叫一個真誠。

那叫一個正義。

那叫一個道德綁架。

那叫一個戳秦錚心肝。

那叫一個......

“S......”

哢嚓!

楚螢拉長了聲音的三字,還冇說出來,門倏然被打開。

秦錚探出個腦袋,看著門外一大一小,有些鬱悶,“你們倆到底想乾什麼?”

他是神經大條,可他不傻。

門外人倆就這小的,他都玩不過。

躲不過,不如就主動迎擊。

“這個嘛......”

黎昊嘿嘿笑著看了眼楚螢,對秦錚招了招手,踮腳在他耳邊嘀嘀咕咕了一番。

秦錚先是眼睛一亮,但很快又皺起眉頭,將信將疑,“你們倆確定這樣可以?”

“當然。”黎昊拍著胸脯:“楚螢可是無敵的!”

楚螢衝他拋了個媚眼。

本來她這張臉,挺清純仙氣的。

但她現在這幅打扮,氣勢,那是魔頭!

能輕鬆把他舉起來,扔出去的魔頭!

秦錚打著哆嗦,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雖然知道他們在忽悠自己,卻還是心動,扯了扯嘴角,“可是纖姐那裡萬一......”

“你不說我們不說,我們做的神不知鬼不覺,我姐肯定不會知道的!”

“......”

秦錚突然就有一種,上了賊船的感覺。

可他要是跑。

他絕對相信,楚螢會把他吊起來分屍。

——

M州。

這處酒店位置很好,樓下附近什麼賣的都有。

黎纖走出繁華地帶,剛要伸手打車,眉心微皺,側頭看向身後不遠處的廣場雕塑。

聲音冷戾,“滾出來。”

一聲輕歎,謝霖偽裝成的保鏢走出來,“寧心怡為了你的安全和公司續簽了我。”

黎纖眼梢微眯,看向另外一邊,“你也滾出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