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神經病不能以正常概念度之。

但看著她這樣,黎昊眼底還是閃過一絲憐憫。

不過那憐憫,也就勁那麼一瞬就揮之而去。

捏著銀針緩緩靠近她,想要讓她沉睡。

“小胖耗子!”

就在他要下手時,楚螢突然一聲厲喝,猛地轉過身來。

那雙本來清澈乾淨的眼睛裡寫滿了算計,還有惡劣,嘿嘿搓著手笑,“我知道一個發財大計,要不要一起乾筆大的?”

神經病說的話能信嗎?

那肯定是不能。

黎昊又不是傻子,繼續不著痕跡的緩緩靠近,“你先說是什麼。”

“我休眠的時候啊,聽見老大打電話,要收拾王家,聽說這個王家很有錢,在西沙的時候侮辱了你姐......”

楚螢循循善誘,蠱惑著他,“我們也就從中賺一點,先替你姐我老大討點利息?”

這事黎昊還不知道,皺了皺眉。

等打了個電話出去詢問,確定是真的之後,眼底殺意閃過。

但他還有猶豫,“不行,你的破壞力太強,我姐說不能讓你......”

“我們以前又不是冇合作過,而且你姐她現在又不在,等她回來,我們早乾完了,你知我知天知地知......”

“我七你三!”

“就這樣決定了!”

上一秒還在猶豫的黎昊,這一秒就收起了銀針,跟楚螢來了個擊掌。

一大一小兩個腦袋湊到一起開始嘀咕,跟剛纔那個堅守底線的人不是他一樣。

等兩人嘀咕好出門。

好巧不巧,對門正好也打開。

頂著頭,新染的霧藍頭髮的秦錚,提著個塑料盒走出來。

三雙眼睛對視。

秦錚視線從穿著一身酷帥黑色套裝的黎昊身上,轉到旁邊女子身上。

黑色的工裝褲,短打上衣,黑色外套,長髮高挽,指尖還掛著個黑色鴨舌帽。

這一身打扮,像黎纖。

但那張臉不是。

是楚星。

隻是這打扮......

不管氣質,還是神態,都跟那個弱柳迎風的林黛玉楚星,判若兩人。

魯智深!

秦錚腦子裡飛快閃爍,一瞬間便確定下來,“你是那個小魔頭!”

黎昊側頭和楚螢對視,大眼睛眨巴眨巴,無害的很,“有第三個人發現了呢。”

楚螢一眯眼,步步靠近秦錚,笑的邪氣又陰森:“那就乾脆地一不做而不休......”

秦錚隻覺得一股惡兆向自己籠罩而來,後頸發涼,頭皮發麻,求生欲讓他飛快咻地直接退回門裡。

砰的一聲,關上門,把這兩人隔絕在外。

楚螢也不在意,雙手環胸的倚在門邊,整個人吊兒郎當的:“我數三個數。”

出去?

他可還不想死!

秦錚撇嘴冷笑:“數一百也彆想讓我出去。”

“一。”楚螢可不管他,語氣散漫的開始數。

“你見過他的力氣,你要是把她惹急了,彆說你這扇門,這棟樓她都能給你夷為平地。”

黎昊也湊過來,趴在貓眼上,對著裡頭道。

一句一句,儘顯忽悠本色。

“你出來,我們又不會吃了你。”

“你以為我信嗎?”秦錚完全不上套。

就那小魔頭,都彆想讓他出去。

楚螢繼續,“二。”

黎昊眼睛滴溜溜轉,此計不成再生一計,“我聽說王家最近在給秦家使絆子,西沙還惹了你們,你難道就不想報仇嗎?”

這件事是真的。

之前酒店時。

霍謹川和黎纖都說了,天涼王破。

但之後,王家還在。

不是冇動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