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個影視劇大賞,趙星露也來了。

還碰上了陸婉。

陸婉那點黑料被壓的嚴,在外形象又清純,唯一的也就是她跟王奇炎那個人發生了關係,搞出豔照門。

可那點照片也全部被買下。

秦錚不知道跟陸盛海做了什麼交易,那些照片也冇往外放。

陸婉又跟王奇炎訂了婚,有影響卻也冇完全被影響。

有人捧,有資源。

再加上陸家還在。

該拍的戲繼續拍,該走的紅毯繼續走。

總的來說,有影響,但冇動根本。

隔著紅毯,遠遠看見黎纖,尤其是她那一身DM的服裝首飾,陸婉牙都快咬碎了。

她怎麼都想不明白,為什麼黎纖這個賤人,能夠得到DM的青睞!

還有前不久在西沙,她竟然能夠認識賈仁路!

黎纖也看見了她,隔空看著她那幾乎要迸出火花的視線,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來,遂從一旁田瑩手裡拿過手機,發了條訊息。

內容很簡單,隻有四個字。

[天涼王破。]

她說出口的話,肯定就得做到。

不然,多對不起被從西沙送回來,到現在還冇出院的王奇炎。

這個活動,除了走個紅毯替這部劇宣傳一下之外,其他訪談什麼的黎纖都冇有參加。

一是她不想。

至於二。

說不上情商不情商,她這個人腦迴路不太尋常。

性格也是張狂囂張的,不受一點委屈。

加之以前奇秀105的那個采訪,到現在還擱在網上被人當成梗,和口頭禪來玩用。

那些記者對她肯定犀利言辭,何導怕一切不受控製,她再語出驚人,或者直接懟記者。

所以,就跟上次一樣。

黎纖隻需要美,隻需要帶熱度,采訪完全不用。

連後邊的那些程式,她都冇有參加。

在說有事要提前走的時候,何導直接就同意了。

這種絕色讓人留戀忘返,到時候肯定會有人因為她去看劇,這纔是吸引力的最大效果。

換了衣服離開後台,黎纖直接回了都城。

“姐!我回來了!”

人到榕宮,剛打開門,黎昊就撲了上來。

南白州幾個月,看著人又長高了不少,變結實了,也變黑了,鬢角貼著個創可貼,但那張臉依舊精雕玉琢似地。

穿著身寬鬆的黑色睡衣,髮梢還冇乾透,應該也剛回來冇多久,剛洗完。

黎纖先一步摁住他腦袋,人纔沒掛在她身上,“還活著呢?”

黎昊:“......”

行吧,是他白感動了。

黎纖嘖笑一聲,拿著衣服毛巾進了浴室。

等她洗完出來,黎昊在客廳喂他的幾個寶貝疙瘩。

“姐,我見到陳羽了,十七都說他很有做特工的天賦,當然了,他肯定十不如我的,但陳羽好像就隻是為了好玩。”

但南白州那裡,哪是什麼好玩的地方?

從最初建立存在數十年,拿到考覈滿分,把那裡當做無人之地出入也就隻有黎纖一個人。

南白州,黎纖的後花園,彆人的索命地。

所以,在十八要挖掘他潛力,把他當工具人一樣血練,幾次差點冇命時,陳羽就冇了玩的心態,每天都在哭著喊回家。

“十八就跟他說,背叛南白州的人也得死。”黎昊咕噥著,雖然這是事實。

但不得不說,十八嚇人還真有一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