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在下遊輪的時候,一個一個的安檢搜身,以此抓賊。

黎纖垂眸看了眼身邊黎昊,眉心微蹙,道:“自己跳海遊上去。”

“噗!咳咳咳......”話音剛落,身後傳來一道嗆水聲。

是霍謹川和秦錚他們。

秦錚好不容易止住咳嗽,忍不住笑:“小嫂子,你就算跟黎昊不是親的,也不用這樣狠吧?”

“我姐最疼我了。”黎昊鄙夷的掃了他一眼,把腕間電子手環和耳麥都摘了裝進一個防水袋裡,護好懷裡黎纖給他的盒子,小身板麻利不行的往甲板外一翻,乾脆利索的跳進了海裡。

“臥槽!”秦錚瞪大眼睛,跑到甲板邊緣看,就見黎昊從海麵探出一個小腦袋,衝上邊的他們做了個鬼臉,然後憋了一口氣潛下水不見了蹤影。

“......”

這特麼合理嗎??

連霍謹川都怔愣片刻。

“白癡。”黎纖輕啟紅唇,淡淡吐出兩個字,扣上帽子,就要離開。

“黎小姐。”宋時樾攔住了她,目光凝重:“請問你那‘仙丹’是從哪來的?”

黎纖看向霍謹川,麵色蒼白,陰鬱繚繞,病殃殃的模樣看著跟之前差不多。

想來是藥對他起了作用。

她腦袋微偏,唇角微勾:“霍少是想再買一顆?”

對上她視線,霍謹川一向淡漠的眸子變得深邃如淵,飛快地劃過一絲獵光,身子往後仰了仰,淡淡道:“那就要看黎小姐賣不賣了。”

“賣,當然賣。”黎纖瞬間變得笑眯眯的,“八百萬一顆,霍少怎麼支付?”

“八百萬?”江格一怔,聲音拔高:“你上次不才賣八十萬嗎?”

宋時樾皺眉,“我們查過,你這個‘仙丹’平時隻賣五十萬。”

黎纖倚在欄杆上,嘖笑一聲:“要不怎麼說因人而異呢?”

這是坐地起價?

秦錚扯了扯嘴角:“小嫂子,都是自己人,冇必要這樣吧?”

黎纖歎了一聲:“這年頭掙點錢不容易啊。”

“......”

誰特麼信你這鬼話?

“我買了。”霍謹川突然開口,麵上冇有任何多餘表情。

有錢人就是壕啊!

黎纖眯了眯眼,唇角微勾:“榕宮,找黎昊取。”

“黎小姐,我剛纔的問題......”宋時樾還在關心這個,畢竟這個藥真的太驚人了。

黎纖挑了下眉,滿目無害:“告訴了你們貨源,我這箇中間商還怎麼賺差價?”

怎麼聽都像是在忽悠人,但又無法讓人反駁。

“還有,彆給自己貼金,我跟你們可不是自家人。”

“......”

——

已經深夜,都城燈火闌珊。

“阿嚏!”

岸上,黎昊擰著衣服上的水,打著一個噴嚏又一個噴嚏。

黎纖趿著步子走過來,身後跟著霍謹川幾人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海風有點大,霍謹川身上蓋了毛毯,幾聲低咳,漫不經心開口:“一起回去?”

他送黎昊那套榕宮的房,跟他是對門。

黎纖睨他一眼,淡淡道:“我回陸家。”

霍謹川神色不變:“送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黎纖把外套披到黎昊身上,抓了把他濕漉漉的頭髮,“你跟他們一起回去,自己吃藥。”

“好。”黎昊又打了個噴嚏,攏著身上衣服滿目感動,看吧,他姐就是愛他的。

秦錚開口勸:“小嫂子,這三更半夜的,也不好打車,謹哥又不會對你怎樣,你就......誒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