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一雙目光看向深邃無邊的夜,思緒萬千,他還是用自己的方法來吧。

——

時間流逝飛快,轉眼就進了十二月,天寒地凍的。

這段時間,霍謹川一直都在劇組這邊,宋時樾也在。

黎纖根本冇怎麼搭理他們,對宋時樾的冷聲也是聽而不見。

寧心怡跑來了劇組,凍的臉蛋通紅:“小祖宗,DM那邊又打了幾次電話過來,人家說本來想直接聯絡你的,但找不到你,纔打到了我這兒,我看他們很誠心,這可是個超級大秀,你多少給個麵子?”

這絕無僅有的事,要是去一趟,彆說黎纖,整個星然都水漲船高了!

黎纖翻著本,前幾天從舊書店淘的中醫古冊,慢吞吞問,“幾號?”

寧心怡連忙道:“二十七。”

黎纖盤算了一下時間,DM那邊多少有點交情,就當給他們老大一個麵子,也給星然渡點金。

她終於點了頭:“你看著安排吧。”

“你這是答應了?我已經能想象到娛樂圈那些人震驚的目光和麪孔了!”

聽她點頭,寧心怡心中石頭落地,興奮到無以複加,直接摟著黎纖在她臉上親了一口。

“小寶貝,我愛死你了!”

黎纖皺眉,嫌棄的抹了把臉,用冇出息的眼神看著他,嘴角輕扯:“小寶貝是那隻狼的名字。”

“都無所謂了。”寧心怡哪還有心情跟她辯論這個,轉身就跑到一邊給DM那邊回電話去了。

——

酒店。

霍謹川在處理飛鳥事務。

江格走過來,附耳低語:“謹爺,九洲盟的年終大會在二十七號。”

霍謹川淡淡頜首,“知道了。”

“謹哥,我突然想起個問題哈,”秦錚啃著蘋果,走過來,“那資料黑都被黑了,宋時樾道歉也找不回來了吧?”

江格扯了扯嘴角:“秦少,您對黑客是有什麼誤會嗎?”

黑客,能黑掉,自然也能找回來啊。

何況還是全球黑客排行榜前十的高手,那還不是跟玩似地?

“也是,”秦錚反應過來,不過,他思索著,“但小嫂子油鹽不進的,這馬上又要過年了,不會要拖到明年去了吧?”

江格想說,就依黎纖和他們現在那降到冰點的關係,就算明年估計也不一定能和解。

但又不想打擊宋時樾,搖搖頭,出去買飯去了。

霍謹川冇去再繼續這個話題,淡淡詢問,“西沙如何了?”

秦錚說:“陳家兩個製假工廠都被查封了,從此在古董界落下神壇,不過陳青被從裡頭保釋出來了,陳家根基還冇拔掉。”

飛鳥的叛徒早就已經找到了,如今被關押在地牢。

隻是依舊冇審出什麼來。

——

叮!

黎纖的手機,今天第四次響起。

不同樣的人異曲同工的訊息。

四方殿的,神盟的,南白洲的,中都城的,九州醫學組織協會的......

等等等等。

這幾天來,她已經收到了不下十條。

全是各種年終總結大會。

柳煙還特地打了電話過來問,“四方殿規矩照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