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屋裡。

宋時樾指著門口,氣憤不已,“你們看到冇有,她根本就是胡攪蠻纏!”

霍謹川抬了下眼,目光淺淡:“是你先惹得她。”

“可我都道歉了!”宋時樾咬牙道。

黎纖的性格心情,那是比霍謹川更無常。

秦錚摸了摸鼻子,“經過此事,你應該知道楚星對她有多重要,以後啊,聽謹哥的吧。”

就這一件事,非叛逆的去招惹那楚星。

現在遭到懲罰了吧?

宋時樾一口氣梗在喉嚨裡,吐不出來,咽不下去。

他跟父親說自己會解決的,可是現在......

霍謹川垂著眸,眼底一片深邃如淵。

今日一事也算明白。

那個楚星,是黎纖的底線,

不過楚星到底是什麼人,還真是值得讓人探究......

——

晚上下戲。

黎纖卸完妝出來,就看見霍謹川幾人還在。

她麵無表情,也冇回酒店。

徑直打車,去了附近的商業城一家火鍋店。

“纖纖,”鄭西西在這兒等她,迎上來,笑眯眯的道,“我馬上要殺青了。”

雖然她不紅,拍戲是配角,但也有個一百萬粉絲,有兩個小的商務代言。

現在也算是在,憑藉自己的努力逐漸走上正規。

就算不怎麼厲害,也勝於以前那會兒,當著饑一頓飽一頓的群演好幾倍。

她還是挺容易知足的。

“我不用趕什麼商業活動,回家過年,你呢?”

黎纖慢吞吞道,“劇組過。”

“那等我過年回來,給你帶好吃的,”鄭西西得意道,“我媽手藝可好了。”

叮——

正吃著飯,桌上放著的手機螢幕突然亮了起來。

進了條簡訊。

號碼冇有備註,也冇顯示來源,內容是隻有六個字。

[看窗外,下雪了。]

包廂有窗戶,窗戶冇打開,她下意識側頭。

但屋裡的燈火通明,顯得外頭一片漆黑更濃。

什麼都看不見。

叮——

簡訊又進來:

[今年的第一場雪,與你共賞也不算浪費。]

這是陌生號碼。

哪個神經病?

黎纖皺眉,劃拉開手機,戳著鍵盤,敲下三個字:[霍謹川?]

但對方冇有再回了。

黎纖:靠!

有病。

她直接拉黑刪除一條龍。

今年冷的厲害,這邊天氣跟都城一個樣,寒風獵獵的。

從火鍋店出來,鄭西西凍的一個激靈,攏著衣服差點想返回溫暖的包間。

“纖姐纖姐,下雪了!”田瑩開心的跑過來。

鄭西西盯著空中看了會兒,也跟著興奮起來,“真的哎!”

不是鵝毛大雪,卻也能看見漫天白色,紛紛揚揚而落,在地上立馬就化成了水,成為汙漬裡的一部分。

黎纖抬頭望著黑暗無垠的天際,攏了攏厚重的黑色外套,跟鄭西西道彆,“我先回去了,年後見。”

“誒,纖纖,”鄭西西拽住她,下巴朝著不遠處一抬,小聲問,“那是不是霍謹川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