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本來為劇吸引熱度嗎,他們這cp炒也就隻炒劇播期間。

所以這次,何導又動了心思,就想讓兩人借這陣東風炒一波,算是為劇營銷。

但是呢,這部劇現在最大的投資者可是霍謹川!

霍謹川呢,又是黎纖的未婚夫!

何導不敢打那主意,可是又按捺不住,反正都是假的不是?

就讓夏東瑜來問了。

夏東瑜說,“這事我跟你說隻是讓你知道一下,你不用多想,回頭我就婉拒了何導。”

炒cp,是現在劇集,吸熱度的方法。

這很常見。

不過,要看這對cp好不好嗑,能不能吸不吸粉。

夏東瑜是實力演員,除了配合劇方宣傳,從未炒過。

現在就算因為黎纖而心動......

他也不敢,去跟都城那位少爺搶女人。

黎纖點頭,表示知道了。

夏東瑜有些猶豫,“那年終的電視劇大賞......”

畢竟黎纖身為女二號,可以說是這部劇如今最大的亮點黑馬,熱度也超級高。

上次紅毯又一炮走紅。

何導還是希望她去的。

黎纖想了想,問道:“什麼日子?在哪?”

夏東瑜說,“十二月二十二,江東。”

“行。”

時間不衝突,黎纖便應了,配合宣傳劇這一點,在合同裡有,她向來敬業。

夏東瑜鬆了口氣。

——

都城,國醫局。

宋時樾已經紮在實驗室裡,好幾天了。

不吃不喝的。

宋友鬆來了好幾次,他都在裡頭。

今天還在。

他皺眉,敲了下玻璃,“你出來一下。”

宋時樾抬頭,微頓,放下手上試管出來:“爸,什麼事?”

“謹少懲罰你那事我知道了,”宋友鬆神色威嚴,沉聲道,“他脾氣性格你知道,這次是你不對。”

兒子就算再癡迷醫術,也冇這樣過。

他去問了秦錚,知道了真相。

霍謹川抿唇,“可那個病例......”

“謹川。”宋友鬆打斷他的話,抬手拍在他肩膀上,歎了口氣,“我知道你對那個病例很感興趣,可有時候有些東西有些人不能去碰。”

宋時樾皺了皺眉,“爸,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宋友鬆搖頭,長聲籲氣,“我隻知道,藍天集團要抓的人,不是我們能夠駕馭的,至於那個黎纖......”

他頓了頓,“敢跟藍天對峙,以及能夠成功,足以說明,黎纖更不簡單。”

“可是......”

“局長!”

父子倆正說著,負責國醫局係統的孫部長突然跑過來,打斷父子倆談話。

滿身慌張。

“資料庫裡所有關於HV—01的資料全部冇了!”

“什麼?”宋友鬆麵色大變。

宋時樾神色一凜:“怎麼回事?”

“不知道!”孫部長急的不行,嘴上都起泡了,“昨天晚上開始數據庫程式就不太對,我們本以為能夠搶救就冇上報,可誰知道今早數據全冇了!”

“蠢貨!”

宋友鬆口不擇言的大罵一聲,拔腿就往資料部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