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外頭奢華船艙裡。

黎昊從餐桌上順了個蛋糕,一邊吃,一邊含糊不清的咕噥:“姐,你說這藥對小白鼠會不會有什麼反向作用啊?”

黎纖懶洋洋的:“都是小白鼠了,冇有反向作用豈不是可惜了?”

她上次不經意摸過霍謹川脈搏,體內的氣息不是一般混亂。

如果不出意外,應該是被人下了慢性毒。

她薅了把黎昊腦袋:“去盯著秦錚跟拍賣場的動靜。”

等他去了,黎纖轉身進入一個房間,再出來又是一身黑,帽簷壓的低,口罩遮麵,朝著第三層去。

這次黑衣人冇再出現,一切順利。

“滴!滴!”

“核心石被偷了!”

“查!船上的人一個個查!”

遊輪艙內四周警報響起,遊輪上瞬間又亂了起來。

——

2117房間。

“自己小叔叔都害,霍青然你他媽膽子挺大的啊?怎麼著?你就真以為冇人敢動你?”秦錚衝著霍青然冷笑。

江格拳頭捏的哢嚓響。

宋時樾麵上一片陰沉。

霍謹川已經恢複正常,慵懶又隨意的坐在輪椅裡,濃密鴉睫在眼底覆下一片陰翳,淚痣映著燈輝,煞氣凜然。

手裡把玩著一個小瓷瓶,俊美的臉上看不出喜怒。

跪在地上的霍青然心底發怵,低垂著頭,沉聲道:“我又不知道小叔叔對酒精過敏!”

“你不知道個屁!”秦錚都想揍他。

宋時樾更清楚霍謹川不是對酒精過敏,而是源自某種化學藥物刺激。

霍謹川掀了下眼皮,淡淡道:“扔下去。”

房間幾個人一怔,反應過來他這話是什麼意思之後,霍青然臉色一白:“小叔叔,我真不是故意的,你不能這麼對我!”

“你敢做就該料到結果。”秦錚一聲冷笑,喊了江格拽著霍青然衣領就往外走。

霍青然這才真的慌:“小叔叔,小叔叔,我錯了......”

可任由他喊叫,霍謹川如若未睹,問秦錚:“黎纖在哪?”

秦錚搖頭:“不知道。”

黎纖跟黎昊姐弟倆,在遊輪上神出鬼冇的,剛纔碰了一麵,轉頭就消失不見了。

——

霍青然養尊處優慣了,就算會點兒身手也根本不是江格對手,直接被江格提起來從遊輪第二層甲板上扔了下去。

“啊!”

霍青然一聲尖叫,整個人向下墜去,撲通一聲水花四濺。

“救命啊!有人落水了!”

卓旭和陸修文正好看見這一幕,臉上發白,連忙喊人。

甲板上又亂成一團。

黎昊縮了縮脖子:“小白鼠還真狠!”

黎纖麵無表情道:“霍青然想殺他。””

——

霍青然命大,被人開著快艇救上來了。

遊輪拍賣會舉辦方,抓住了攜帶炸彈的人,是個瘦小的中年男人,喊著自己是神音。

宋時樾隻遠遠的看了一眼,推著眼鏡道:“神音要有這麼容易被抓,就不會成為九州十大謎之一了。”

秦錚淬了一聲:“晦氣。”

江格視線掃過走廊,正好瞥見一高一矮兩道身影走過,不由一怔:“我好像看見了黎小姐和她弟弟。”

霍謹川眼底微動,但等他們走過去,早已不見那兩道蹤影。

因拍賣會重要物品被盜,又發生爆炸混亂事件,舉辦方被迫提前結束靠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