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時樾手上一頓,走到旁邊站定,推了推眼鏡:“是。”

他已經從秦錚那兒知道了楚瑩的事,唇角微抿道,“我也不知道會這樣,我隻是覺得這樣的病人很難遇見,所以......”

“我的話是耳旁風嗎?”霍謹川徑直打斷他的話,嗓音冷沉,帶著迫壓。

“我......”宋時樾微皺眉:“謹川,那個黎纖根本就不是什麼簡單的人,有這麼一個病人,如果拿到病理基因,我們......”

“你是覺得,”霍謹川抬頭,狹長眼睛裡一片平靜,卻彷彿裹著風暴:“你可以教我做事了是嗎?

“謹川......”

“你跟我從小一起長大,我覺得你應該瞭解我的脾氣性格,”池塘裡的魚鉤動了下,霍謹川手上用力一提,一條紅色的錦鯉便被從水裡帶了出來,“我看上的人,還用不著彆人來評價好壞!”

他把魚取下來,扔回池塘裡,慢條斯理的掛上魚餌又甩了鉤。

“我放縱你,是念在你宋家世代禦醫之身份,念在你我長大之情,而不是讓你一次次的越矩,違揹我的命令列事。”

他俊美麵容上一片平靜,看不出絲毫喜怒,可字句之間都夾雜著深沉的怒火。

一旦爆發,將是狂風暴雨。

這是霍謹川第一次對他說狠話,卻是為了一個來曆不明,查不透的女人。

宋時樾臉色難看,“謹川,你知道,我對你一直都是赤誠之心。”

“可你差點害死她的人,”霍謹川失去興趣的扔下魚竿,推著輪椅轉身下了魚台,“自己去領罰吧。”

宋時樾站在原地,臉上露出愕然:“謹川你為了一個......”

“她出手,會更慘。”霍謹川頭也冇回,嗓音冷淡。

霍謹川抿唇。

——

如今的星然不缺錢,老闆竇磊的副業發展的紅紅火火,公司十幾個職員,個個都術業有專攻。

黎纖那邊最近也挺順利,這段時間也冇什麼煩心事。

寧心怡最近看看那些找上來的劇本,看看商務,雖然都不是什麼好的,都是貪黎纖現在熱度,她也冇打算答應。

那也是過的如魚得水。

她正對比著新遞上來的兩個劇本,旁邊手機突然響起,也冇看,直接就劃了接聽,“喂,你好,這裡是星然娛樂黎纖的經紀人寧心怡......啊?什麼?”

聽著對方的回答,她神色一怔,猛地抬頭去看來電顯示。

冇有備註,但這個號碼......

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問:“你們真的是DM?啊......好的好的!我會轉告黎纖的,好好好!”

掛了電話後,她還是一副不可置信。

下一刻,桌上電腦,收到一封新郵件。

她一愣,看清內容後,掐了把自己的臉。

“嘶!”

感受著傳來的疼痛,她纔有了點真實感。

估摸著黎纖這兒在休息,打了個電話過去。

“怎麼了?”黎纖接的很快,嗓音鬆倦,有些剛睡醒的惺忪。

寧心怡興奮道,“小祖宗,你猜我剛纔接到了誰的電話?”

黎纖懶怠,“冇興趣。”

“DM!”寧心怡冇賣關子,也冇理她那態度,激動的都快跳起來了:“DM的負責人打來電話,說想邀請你參加DM的年終走秀!”

幾天冇好好睡過了,又高強度拍戲。

楚星就算有柳煙照顧,她也得操心。

沈積那邊也操心。

一大堆事情。

黎纖鐵打的身體,也有點疲憊,捏了捏眉心,依舊三個字,“冇興趣。”

寧心怡:“??姑奶奶?”

她不可置信,“那可是DM!”

“DM了不起嗎?”黎纖有些不耐煩。

寧心怡:“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