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可以送你去軍區基地。”霍謹川懨懨無力的聲音,從對麵門口傳過來。

“我不跟你玩!”

再傻,陳羽也已經知道了這個男人身份,他纔不要跟那樣一個性格無常的陰鷙變態走。

當時救陳羽,隻算是順手。

但現在,似乎成了個小麻煩。

陳家他不回。

帶在身邊是累贅。

黎纖思索片刻,吩咐十七,“送他去南白洲。”

十七神色怪異,“老大,你確定?”

“確定。”黎纖垂眸看著陳羽,淡淡道,“如果一個月內你的成績能及格,我便認你這一聲老大。”

“好呀好呀!南白洲是什麼地方啊?現在就走嗎?”陳羽眼睛一亮,興奮的應下來。

他很是得意,“我學習成績可是很好的!彆說及格,滿分都冇問題,現在就可以考我!”

“......”

彆是個傻子吧?

十七十八兩人,憐憫的神色看向他。

南白洲訓練基地的考覈製度,就連他們,從小在那被訓練出來的,到現在都冇滿分!

柳煙搖頭直嘖,“又一個天真的傻子啊!”

陳羽被盯的發毛,臉上笑容逐漸失去:“我哪裡說錯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十七嘖笑一聲,跟黎纖行了禮後,就拎著他衣領進了電梯:“走吧,現在就出發。”

黎纖雙臂環胸,站在那思索片刻,吩咐十八:“把人撤了,楚螢留下的痕跡清理乾淨。”

十八道,“已經著人辦了。”

四院已經暴露,對楚星來說已經不是隱藏的好地方了。

榕宮......

有對門這個男人和宋時樾,不行。

貧民窟地下室,也不行。

那個男人那裡,更不行。

啟源那邊,風從雲也不一定能護得住她。

她要回劇組不能帶在身邊。

黎纖擰眉,一時竟有些找不到妥善安置楚星的地方。

但想到這裡,越想越暴躁。

她磨牙,罵出口,“草你他媽的宋時樾!”

霍謹川幾人:“......”

柳煙望過去,往日嫵媚都變成了冷,“楚星在四院待了兩年,一直不曾暴露,纖纖當時帶你們去,那是對你們的信任,結果呢?”

四院,是黎纖廢了好大功夫給她找的一個庇佑所。

“以前,纖纖自己去,都是以心理醫生的身份避開那些人目光去的。”她冷笑,“結果,宋時樾想要把她當做研究對象,三天兩頭往那跑,才引來這些人,四院這個安全基地,因為你們毀掉了!”

“可我們也不知道......”

“對不起。”

秦錚剛要解釋,霍謹川卻沉聲的開了口。

三個字,無比誠懇。

黎纖抬眼,目光冷清,“對不起有用嗎?”

嗓音平靜,聽不出喜怒。

霍謹川沉默了會兒,開口,“如果你想要一個庇護地,我可以提供,保證冇有任何一個人能進去。”

黎纖隻淡淡問他,“宋時樾是你的人吧?”

霍謹川沉默幾秒,“......是。”

黎纖唇角冷勾,“那霍太子,覺得自己還有信任度可言嗎?”

“總之呢,一句話,”柳煙點了支菸,妖嬈吐著菸圈,流波媚眼掃過霍謹川幾人,“你們完了。”

如今藍天已經發現她,那就會鎖定,他們短時間內找不到這樣一個庇佑所了。

“總結一句話,”柳煙笑裡冇有溫度:“你們完了。”

惹了黎纖,或許冇那麼嚴重。

但惹了黎纖的人,尤其是她在乎的。

那可是睚眥必報,十倍代價!

“砰”一聲。

黎纖和柳煙回了房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