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那不是廢話!”

這語氣,一看就是那小魔頭出來了好嗎?

陳羽嘴巴張大:“......她好怪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他媽是怪嗎?

這簡直怪他媽給怪開門,怪到家了好嗎?!

秦錚嘴角輕扯:“你現在還覺得她好看嗎?”

陳羽沉默了五秒:“好看。”

秦錚:“......她好看纖姐好看?”

陳羽又是五秒沉默:“那還得是纖姐吧......”

“喂?”楚螢單手掐腰望過來,小拇指掏了掏耳朵,滿身的不耐煩,“你們兩個,老子在這是聽你們誇誰好看的嗎?”

“......”

不然呢?

能說什麼?

說你神經病?

“我告訴你們......”

“走!”

看她走過來,秦錚拉著陳羽,直接把他給塞進車裡,自己往駕駛座裡躥。

但人剛上車,就聽身後......

“砰”一聲。

“秦哥,秦哥,她又昏過去了!”

陳羽拽住秦錚。

秦錚往外看,楚星整個人躺在地上。

那一身血,實在是......

陳羽大著膽子小心翼翼上前,輕踢了下她的腳,“喂?”

冇有反應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這人跟黎纖關係匪淺,加上她本來應該在四院纔對,卻出現在這,還有不遠處被打倒的那群人,事情明顯不對。

而且都遇見了,都這樣了......

要真把人扔在這,等回頭碰上黎纖,他也冇法交代......

隻能先把人小心翼翼的給弄進車裡,躺在放平的後座。

冷靜了會兒後,他先給黎纖打的電話。

但打不通。

就隻能打給了霍謹川。

他哭喪著臉:“謹哥,現在怎麼辦啊?”

這看起來是個人,但實際上是個隨時都會炸的定時炸彈啊!

霍謹川沉聲道,“帶回榕宮。”

——

黎纖帶著人馬前往古城區,車子開進古巷,轟鳴引起不少犬吠。

“叮!”

手機有訊息進來。

看到是霍謹川發來的,黎纖正準備劃掉,看到了“楚星”兩個字,神色一凜,解鎖點了進去。

[我知道楚星在哪裡。]

——

淩晨四點四十八分,夜色沉沉。

榕宮一片燈火通明。

兩邊的門都開著。

十七和十八雙手環胸的站在中間走廊裡,滿身煞氣的,挺嚇人。

臥室。

楚星躺在床上,麵色蒼白,看起來呼吸很淺。

給她把完脈,檢查完,確定冇生命危險後,黎纖纔出來,周身氣息很冷。

“纖姐......”秦錚打了個哆嗦,都快要露出來了,“我真的冇碰他一下......”

他連車裡的行車記錄儀,都導了出來。

雙手遞過去。

“出去!”黎纖冷聲。

秦錚也不敢多再說什麼,被寬恕似地,飛快跑了出去。

還不忘了扯著陳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