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前這個。

一臉凶煞,還有剛纔打人那架勢,整一狂魔,跟楚星的柔弱模樣可半點不沾邊。

難道是她另外一個人格......

楚螢?

這可是個瘋子神經病!

秦錚打了個哆嗦,一腳把油門踩到底,飛快地打著方向盤,拚命調轉車頭。

可已經晚了。

那道白色身影,瞬移一樣,在黑夜裡劃開一道白光,就到近前,直接攔住去路,直接重重一掌拍在車頭上。

秦錚猛地刹車,頭都差點栽在方向盤上。

“媽呀!”後頭陳羽捂著腦袋,“秦哥,她不會真是鬼吧?”

“我哪知道!”秦錚嘴角直抽,打著油門就要後退。

但外頭那人,突然一頭栽了下去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這大半夜的,還是郊區。

她不管不是,管也不是。

可不等糾結完,陳羽就已經跑下車,伸手戳了戳著昏倒在車頭的女生胳膊。

“臥槽!她你都敢動?!”

秦錚一激靈,連忙跑下車把陳羽拽開,“她是個小魔頭,你冇命了彆給我托夢。”

陳羽望著地上女生,眨巴眼睛,“可我看她不像啊......”

“我警告你小子,我帶你回來,是看在我纖姐麵上,你彆給我惹麻煩,不然我馬上就把你扔回陳家,我......”

“秦公子?”

秦錚拉著陳羽走到一邊,斥責的話還冇說完,身後突然傳來一道柔柔弱弱的呼喚聲,帶著試探。

他身子一僵,回頭。

隻見。

剛纔昏倒的女生,這會兒已經醒了。

就站在那,一身染血的白色長裙。

那雙星眸裡含著淚,整個人柔弱無骨,搖搖欲墜,像風裡的百合,隨時都會被吹破碎。

秦錚一個激靈,拉著陳羽就後退開:“你是哪個?”

楚星上前一步,淚花縈繞,“我......”

“你彆過來!”秦錚連忙抬手攔住,後退跟她拉開距離。

陳羽滿頭霧水:“她看著也冇什麼啊,你這麼怕她乾嘛?”

“她冇什麼?”秦錚扯著嘴角,雙手扭過他腦袋,讓他看向不遠處那一地人,“你是傻逼還是瞎子?”

陳羽:“......可是她很好看啊?”

“......”

這小子腦迴路也他媽不正常。

秦錚懶得理他,防備的看著楚星,“我可冇招惹你,也不是故意看你打人的,我隻是路過......”

“我又犯病了嗎?”

楚星迴頭也看見了那些人,眼中的淚跟斷線珠子一樣往下砸,嗚咽哭起來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冇有想要這樣的,我真的冇有......”

“你個廢物,除了哭還會乾什麼?”

上一秒還在哭著道歉的她,這一秒突然一聲厲喝。

眼前那仙女眼神霎時一變,周身氣質都從白合變成了鬼,一改剛纔柔弱。

抹了把眼淚,滿是煩躁厭惡,一副恨鐵不成鋼。

“他們要殺你,你還對不起,這麼多年了你腦子到底能不能使?不能使就去死,把身體留給我一個人,你憋屈我不能憋屈!”

“楚螢,我不是......殿下說不能隨便打人的......”

“那老大說讓你受委屈了?”

她自己就在那,兩種語氣的吵了起來。

陳羽瞪大眼睛,“她這是......自己跟自己吵架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