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是嗎?”十七唇角冷勾:“那霍少可得惜命,說不定哪天就提前死亡了。”

“十七。”後頭傳來柳煙喊聲,十七立馬收了這副威脅模樣,態度客氣:“柳閣主。”

柳煙淡淡頜首,看向霍謹川,“你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嗎?”

霍謹川看著她,等她下文。

“楚星不見了,拜宋時樾所賜。”柳煙眯了眯眼,媚色裡藏著危險:“如果楚星有半點意外,宋家包括國醫局就不用存在了。”

語氣風輕雲淡的,卻很狂,可是冇人懷疑他們做不到。

黎纖到底是什麼人?

還有柳煙!

以前那些事也就算了!

可今晚這,黎纖和柳煙,帶著的這陣仗,每一個人都不簡單,甚至直接斷了藍天在都城的分部......

神盟的幽狼,都不一定能做到這陣仗!

看著他們這群人遠去,逐漸消失在夜色裡,霍謹川原本散漫的神色倏然緊繃起來,輪椅扶手上的修長玉手猛然收攏,一手捂住肩膀,臉上浮現痛苦之色。

“謹爺?”江格嚇了一跳,“是傷口裂開了嗎?”

黎纖甩的那一下動作可不小。

傷受過不少,他早就習慣了。

隻是這次因為無防,那顆子彈穿進了肩甲骨,又耽誤了幾個小時才取子彈,有些發炎,牽扯出來的疼痛比較厲害。

霍謹川搖搖頭,沉聲問,“宋時樾在哪?”

江格皺眉:“還在西沙冇有回來。”

“去......”

“叮鈴鈴——”

正準備說什麼,手機突然響起來,來電顯示秦錚。

霍謹川墨眉微蹙,接過:“陳家那邊解決了?”

“解決了!”秦錚說:“陳家被封了,明天開始查抄,不過陳家畢竟那麼久了,根基肯定不會被輕易垮的,這次也隻是讓他們付出了一點同等代價,我......哎,不對......”

說著說著,秦錚纔想起正事,“謹哥,我遇見那個精神病楚星了。”

霍謹川微愣,眉心擰起,“在哪?”

這事說來也是玄幻詭異。

還有點......

靈異?

秦錚在西沙處理陳家的事,還帶著那個被黎纖救出來的陳羽。

這小子賣了自己親爹義兄,賣了自己的家,自然是不敢再回去,也不敢留在西沙。

黎纖把人扔給他,他總也不能扔下不管。

就把人帶回了都城。

本來想把陳羽先擱置在自己的住處秦公館,可還冇等到,路上就碰到了一群打架的。

應該說是群毆。

不是一群人群毆一個。

而是,一個人,群毆一群!

那女的大冬天就穿著條白棉色的長裙,連打人的動作,都跟跳舞一樣,看著軟綿無力,飄飄欲仙,可招招帶血。

那場麵可血腥了。

“臥槽!”

那會兒,車裡的陳羽都驚呆眼珠子都要跳出來了,“這他媽是女鬼索命嗎?”

那女的輕輕鬆鬆打趴了幾十個黑衣人,站在昏黃的路燈下,素白長裙上猩紅點點,遠遠地望過來,披頭散髮之下,麵色如紙,一雙眼睛泛著綠光。

駭人無比。

真的像個女鬼,

隻是女鬼那張臉,好像有點熟悉......

秦錚不敢過去靠近了看,就拿出手機,打開相機,畫素調到最高,畫麵放大,睜大眼睛,仔仔細細的看。

“楚星......”

辨彆出那張臉後,他愣了愣。

臉的確是楚星。

但楚星雖然腦子不正常,但人好歹像仙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