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格也要跟著一起去,眼底冒火,殺氣騰騰。

“你們冷靜點兒!”宋時樾攔住兩人,目光沉重:“現在最重要的是找到神音!”

他們得到確定訊息,神音就在船上,炸船就是他乾的!

秦錚暴脾氣上來:“那就他媽眼睜睜看著謹哥痛苦?”

宋時樾抿唇:“所以現在更要先找到神音!”

隻有找到神音,霍謹川纔有救。

秦錚一腳踹到牆上,轉身繼續往外走。

“秦錚!”

“老子去找神音!”

——

門外,黎纖身影一閃,躲開秦錚。

黎昊在拐角探出個腦袋瓜子,小聲說:“小白鼠那個叫霍青然的大侄子給他遞了杯酒,他喝了一口後就這樣了。”

黎纖挑眉:“什麼酒?”

黎昊搖頭,神色有些古怪:“姐,他們說船上剛纔的爆炸是神音乾的,他們現在輪番的在審問。”

那個傳說中的九州第一神醫,神音今天會出現在這,也不知道從哪傳出去的,因為這個,這會兒那些本來鬨著想下船的人都不下了。

上了船後,不管是那個神秘黑衣人,還是剛纔爆炸,一切都有些不尋常。

柳煙冒出來個大膽猜測:“不會是有人打著神音名聲,設了個局吧?”

黎纖眯了眯眼,哪個不要命的?

“姐,你要不要救他啊?”黎昊還在關注著霍謹川的情況。

黎纖擰了擰眉心,她是醫生,但裡邊的人是霍謹川!

救還是不救?

這似乎是個問題。

房間裡。

霍謹川額頭爆著青筋,用僅存的理智把手從鐵環裡抽出來,伸進上衣口袋裡,掏出一個小瓷瓶。

這是當時黎纖忽悠他買下的那顆仙丹,宋時樾瞬間猜到他要做什麼,神色一變,上去就要攔:“謹川!”

可他還是慢了一步。

霍謹川直接用牙把瓶塞咬掉,把裡頭那顆被黎纖稱作“仙丹”的黑色藥丸倒進了嘴裡!

宋時樾嚇得失色,衝上去想讓他吐出來,可霍謹川現在情況,根本接近不了。

而他那一聲厲喊,讓門外黎纖眉心一跳。

黎昊瞪大眼睛:“不會死了吧?”

黎纖皺眉,身體比腦子先一步做出反應,踹開了房門。

“誰?”

屋裡的人瞬間豎起防備,在看見來人那一刻不由怔住。

坐在輪椅上的霍謹川,抓著椅柄的手骨骼都凸了出來,青筋血管清楚可見,滿頭冷汗,有些狼狽。

跟平日所見的淡漠如煙,脫塵如仙,簡直判若兩人。

明顯的是狂躁症,應該是被什麼藥物給刺激的。

看見她,霍謹川指頭微蜷,呼吸粗重:“你......怎麼來了?”

黎纖清冷的視線落在他腳邊的白色小瓷瓶上,眸子微眯,挑了下眉:“你吃了它?”

“黎纖!”宋時樾冷著聲開口:“如果謹川有什麼事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”

HV—01雖然隻是初階段的實驗藥,但藥效有多驚人黎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“那就等他死了再說吧。”麵對宋時樾的威脅警告,黎纖一聲哂笑,轉身就走,她覺得自己進來簡直是浪費時間。

清冷薄情,滿身的桀驁不羈。

江格握了握拳頭,緊張的看著霍謹川:“謹爺,您感覺怎麼樣?”

兩人這才發現,霍謹川此時已冷靜下來,完全冇了不久之前的痛苦之色,靠在椅子裡,隻麵色羸弱的白。

他開口:“有效。”

反應過來他話中意思,宋時樾急忙給他把脈。

感受著他體內剛纔那紊亂的脈搏,此時已經恢複平靜,連那些亂竄的氣都靜下來,頓時目露錯愕。

江格渾身一震:“這個仙丹......”

國醫局那邊藥檢冇出來,道上傳的這‘仙丹’治的是心腦疾病,怎麼會對這種情況也有用??

而且就算真的那麼厲害,這藥效也太快了吧?

難道真的是仙丹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