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他坐在輪椅上都還冇黎昊高,”黎纖一聲嗤笑:“他頂什麼?”

這話說的......

讓一旁偽裝成賈仁路的霍謹川:“......”

“黎纖!”秦錚真的急了,看她還這副模樣,心底窩了火:“我跟你說正經的呢!”

黎纖淡淡看他一眼:“我不正經嗎?”

“可是你......”

“喲,怎麼,黎小姐這是認輸了?”王奇炎突然走了過來,笑的猥瑣:“我和陳少怎麼說也有點交情,要不黎小姐求求我,我出手救你於水火帶你出去怎麼樣?”

賈仁路抬頭,眼尾如刀,嗓音清冷:“似乎還輪不到你吧?”

王奇炎也不在意:“賈少身為第五州的傑秀,應該不缺這一個女人,又何必跟我搶?”

“你這話就不怕傷了你未婚妻的心嗎?”

“婉婉寬容大方,正好跟黎小姐是姐妹,兩人侍一夫那不是更好?”

“嗬,王少這是當皇帝呢?”

“都是玩出來的,賈少又何必在那假裝清高呢?實在不行,我們換一下女人玩,反正玩玩而已......”

“砰!”

就在這時,王奇炎突然被賈仁路一腳給踹飛了出去,直直撞到院子裡的假山上,又摔落在地,還吐了口血出來。

然後還不等其他人反應過來,就見秦錚捋起袖子走過來,一腳又一腳的踹在王奇炎身上,嘴裡還不斷罵著。

“我玩你媽!”

“要你媽的點兒臉吧!王家怎麼就生出你這麼個玩意來?真是人間敗類!”

“你以為在陳家老子就不敢動你嗎?之前惦記我小嫂子也就算了,現在還敢,你他媽想死老子直接成全你!”

“我X你媽......”

“王少!秦少!你們乾什麼?”

一群人後知後覺從驚嚇中回神,連忙跑上前去,試圖把兩人給拉開。

“咳......”地上王奇炎已經被踹的一身狼藉,臉上紅腫一片,青紫交加,嘴角不斷往外咳血。

“賈少,秦少,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”身為東道主陳青,當即就變了臉色。

賈仁路拍了拍褶皺的褲腿,收回腳,滿身的淩厲殺伐,嗓音如裹了冰般冷戾:“既然冇人教過他仁義道德,那就我來教。”

“賈仁路,你以為這裡是第五州嗎,能讓你放肆?”

“放肆?”

聽著霍青然的質問,賈仁路唇角冷勾,眼底醞釀風暴,“若有人想看,我到真不介意把西沙夷為平地。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都少說兩句!”

賈仁路滿身戾氣,似要毀天滅地。

他真的怒了。

陳青也怕他真動手。

那到時候倒黴的,絕對是陳家。

他連忙出來攔住眾人。

“先送王少去醫院!”

幾個保鏢跑出來把王奇炎抬走,陸婉並冇跟上去,一雙眼睛在賈仁路身上流轉。

心思飛轉。

這個賈仁路,連王奇炎都敢打,連西沙陳家都不放在眼裡,比她想象的還要厲害。

如果她可以攀上......

那她就能夠擺脫王奇炎,能夠把黎纖踩在腳下了......

更彆提什麼陸家,霍家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