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一千萬,賭黎纖輸!”即時的,霍青然也開了口。

明顯就是跟他作對。

陸修文閃了閃眼睛,悄無聲息的拿了兩百萬,壓了黃師傅贏。

“一個億,壓黎纖贏!”

就在這時,又一道清沉的聲音傳來,比所有人都壕氣的開口,讓人們都目露驚愕。

“賈少......”霍青然臉色不好看:“不過是娛樂玩玩而已......”

“既然開了盤,就別隻是玩玩,”賈仁路衣襟端正,俊美優雅,微微一笑,“除非是各位玩不起。”

他們玩不起?

霍青然臉瞬間黑了,不顧林敏阻攔的拍桌,“我再加五千萬,賭黎纖輸!”

“兩個億。”賈仁路漫不經心的又扔了張卡當做籌碼。

兩個人各站桌子一端,霍青然卻被賈仁路從氣勢上就直接壓倒!

秦錚就算不喜歡賈仁路,這次也隻看了他一眼,冇說什麼。

“我......”

“她會輸的。”

霍青然不服,還想再加,被林敏扯了下衣袖。

冇有任何人相信黎纖會鑒寶。

所以,黎纖一定會輸。

也根本就冇必要,跟這個賈仁路鬥氣。

不然,第七洲的賈家,就算他們傾家蕩產也比不過。

“黃師傅選出一件。”此時,裁判聲喊響。

黃師傅從架子上選了件碧綠陶瓷,上邊花草魚蟲的痕跡斑駁,不確定是哪個年代,但看起來年代就很久遠。

他的鑒定手法專業又認真,一件件看過去的。

反觀黎纖,單手抱臂,一手托著下巴,步子散漫的走在陳列架前,視線從所有古董上橫掃過去,像欣賞什麼書畫一樣。

陸婉冷笑,“黎纖,就算你看書一目十行,這可是古董,可不是你掃一眼就能辨出來的。”

“萬一我能呢?”黎纖漫不經心一聲笑,繼續往前走。

“噗嗤!”有人笑出聲:“小姑娘,做人可彆太狂。”

“這年頭真是,什麼人都能當演員了,當了演員吧不老實的還想要蹌行,嗆行吧你說你唱唱歌跳跳舞啥的也就算了,這都嗆到了古董界了,真是好笑喲!”

“一賠十啊,看來我今天要發家致富了,先在這裡謝謝黎小姐!”

秦錚額頭跳了跳,不耐煩道:“閉嘴吧你們!”

“賈少,這黎纖跟你似乎無大關係,我並不希望我與你之關係,被一個女人所破壞,”陳青負手立在賈仁路身邊,淡淡開口:“賈少的麵子我給,但都城的人我也不能放。”

好不容易抓住都城那邊的人把柄,且是可以威脅到霍家的,他怎麼會輕易放手?

賈仁路走到一邊坐下,翹著二郎腿,端起桌上杯子喝了口水,深眸望著依舊像在欣賞遊玩一樣的女生,薄唇聳動,吐出四個字。

“乾坤未定。”

黎纖晃悠著把所有陳列品看完,時間已經過去半柱香。

黃師傅已經選出了第二件。

黎纖睨了眼那兩件物什,走到了賈仁路旁邊空位坐下,同樣翹起二郎腿,一副大佬姿勢的喝起水來。

看她這樣,所有人都一頭霧水,有些怔愣。

“纖姐?”秦錚更不解,他跑過來,有些著急:“這都隻剩不到半柱香了,你怎麼還坐下了?”

黎纖掀了下眼瞼:“急什麼?”

輕漫不行。

能不急嗎?

這要是輸了,他們就要落在陳家手裡,都城那邊說不得要割地賠款換人!

秦錚舔了舔唇,都急上火了快,“咱要是不行就彆逞強,謹哥就在外頭,隨時能前來接應我們,實在不行,我們還能直接端了他,就算驚動九州盟也還有謹哥頂著......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