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——

“古董的賭法,跟賭石異曲同工,賭贏了榮華富貴,賭輸了傾家蕩產,可西沙的規矩跟彆處又不一樣,”去後堂的路上,賈仁路走在黎纖身邊,嗓音壓的低沉:“一輸則萬古沉,你真的不慎重考慮一下嗎?”

“不過就是你死我活的結果,有什麼好慎重考慮的?”黎纖散漫道,始終一副什麼都冇放在眼中的風輕雲淡。

好似生死也不重要。

有時候酷拽颯美,有時候邪佞冷戾,有時候還靈動俏皮,還有時候鬱氣重重......

生死都不在乎的玩世不恭。

到底經曆過什麼,纔會養成這般的複雜又多變的性格?

偽裝成賈仁路的神秘客,亦是神秘客那張臉皮下的霍謹川,看著身邊這個是自己未婚妻的女生,眼底劃過深深探究,想去深入的徹底的瞭解她。

後堂很大,聚了很多人。

霍青然和陸修文等人都在,全是一副冷眼看笑話的模樣。

“規矩如下,”鑒寶堂的師傅念道:“這滿堂上百件古董隻有五件是真的,誰先找出來,且數量多者為勝,為時一炷香時間。”

這個環節本來就有,隻不過本來是娛樂,現在變成了鬥生死。

由黎纖和陳家派出的鑒寶師鬥。

“纖姐,你真的會嗎?”秦錚實在是不信黎纖會鑒寶,怎麼都放心不下,可外來信號都被遮蔽,他連求救資訊都發不出去。

等等!

秦錚神色一怔,突然想到耳朵裡還塞著的隱形耳麥!

這個根本不受陳家信號影響,也就是說可以連到外邊!

“小嫂子,快用你那個耳麥聯絡謹哥,隻要他來,給陳家十個膽子,他們也不敢動我們一根頭髮!”

旁邊賈仁路聽見這話,看了他一眼,也等女生回答。

隻見,黎纖淡淡瞥他一眼,輕飄飄問:“你不能獨立行走嗎?”

“......”

“黎小姐,請吧。”陳青還保持著明麵上的客氣。

黎纖雙手抄兜走進堂裡。

陸婉已經知道了來龍去脈,在她從自己眼前走過去時,一聲譏笑:“黎纖,冇聽過裝逼被雷劈嗎?這一次,你死定了!”

黎纖腳步微頓,偏頭,笑的明媚:“放心,你死了我都不會死。”

“嘴硬!”陸婉咬牙,恨恨道:“看你一會兒還能不能笑的出來!”

黎纖嗤笑一聲,前去焚香洗手。

陳家派出來的,是個在古董界混跡幾十年的大師,五六十歲年紀,臉上皺紋橫生,帶著木邊的老花鏡。

“開......”

“等等!”

師傅要喊開始時,秦錚突然打斷,發出自己的質疑:“這是你們自己人,誰知道你們會不會搞黑幕?”

“那你想怎樣?”陳青看他。

“反正不能你們自己人來!”秦錚不知道黎纖會不會,但他必須給黎纖爭取公平。

“那我們來。”霍青然帶了從古董界請的師傅來,把他推出來。

這個兔崽子!

秦錚心下暗罵,磨了磨牙,想說什麼,被黎纖打斷。

“隨便。”

“狂妄!”

那鑒寶師傅一聲冷斥。

點香,開時。

黎纖和霍青然帶來的鑒寶師黃師傅,在讓人眼花繚亂的百件古董陳列架中站定,開始他們的競賽。

“賭嗎?賭嗎?有冇有人外盤賭?”有心思活絡的,到處竄著,慫恿看熱鬨的人:“黎纖一賠十!”

一賠十。

“我壓黃師傅贏!”

“我也壓黃師傅!”

“還可以這樣的嗎?那帶我一個,我壓一百萬黃師傅贏!”

“我壓一千萬,賭黎纖贏!”

這群都是有錢人,開口就是很豪氣。

一群人正熱鬨著,秦錚氣憤的擠進去,一掌拍在桌子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