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你......簡直......”宋時樾臉色黑下去,步步後退。

柳煙眨眼:“簡直什麼?”

“厚顏無恥,不知廉恥,傷風敗俗,有壞門風......”宋時樾一連罵出幾十個成語,臉色鐵青的甩袖就走:“以後彆讓我再看見你!”

柳煙追著他背影喊:“宋醫生,好像是你一直在找我的,我這來了,你又罵我,真是讓人家好傷心難過呢~”

尾音拉的長,帶著委屈的媚意像把鐮刀在勾人,宋時樾耳朵一抖,腳下步伐走的更快,很快就消失在視線裡。

“冇想到,還挺純情。”柳煙嗤笑一聲,斜倚在旁邊牆上,眼底有什麼一閃而過。

——

“纖......”秦錚在後院找到黎纖,看見賈仁路也在時,脫口而出的稱呼轉彎就變成:“小嫂子,你怎麼跟他在一起?”

賈仁路挑眉:“為什麼不能跟我在一起?”

秦錚對他敵意明顯得很,就一副怕自家寶貝被搶一樣,根本都不理他,低聲說:“小嫂子,鑒寶大會已經開始了......”

“在這裡!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一群黑衣保鏢突然蜂擁到院子裡,把黎纖和賈仁路給團團圍住。

手裡都拿著電棍。

凶神惡煞。

秦錚皺眉:“你們乾什麼?”

“乾什麼?”陳青從外頭走進來,冷聲質問,“我倒想要問問,賈少和這位黎小姐想要乾什麼,還有秦少你今天混進來的目的!”

“自然是受邀而來參加鑒寶大會!”秦錚現在隻能咬住這個。

“我可是聽說陳少並未邀請你和黎纖,那邀請函......”霍青然不知道從哪冒出來,後邊冇說完的話意味深長,隻要是個有腦子的,就都能聽明白。

陳青一身肅冷,目光陰沉:“今日是大日子,我本不願多事,但現在秦少與黎小姐未曾受邀,闖我陳家......”

“誰說他們冇受邀請,邀請函是假的?”此時,一道嘹亮的少年聲從後頭廊上傳過來,陳羽一身灰色運動裝出現在所有人視線裡,淡淡開口:“他們是我邀請來的!”

“陳羽?”陳青神色微變,皺起眉頭:“你現在應該在學校!”

“我愛在哪在哪,你少用命令的語氣跟我說話。”陳羽根本不屑他,冷哼著翻了個白眼,從走廊台階上跳下來。

走到黎纖麵前,拉著她衣袖就走。

“站住!”

陳青一聲沉喝。那些保鏢立馬攔住他們去路。

他厲聲道,“陳羽,今天這裡不是給你玩和胡鬨的地方。”

陳羽冷笑,轉過頭那一刻,眼底恨意藏的乾乾淨淨,笑的單純,“陳家的鑒寶大會,我身為陳家的嫡少爺,就不能有幾個朋友,邀請朋友來這裡玩了嗎?”

“陳羽......”

“哦,這就是陳家主那個兒子嗎?”

“誰不知道這個兒子不受寵,身為親的比不過一個養子,這陳家以後可都是這陳青的,我們還是不要惹他為好。”

“可陳青再怎樣,也不能奪人家親兒子的吧?”

“放開我!”陳羽厭惡,用力掙脫。

“陳羽!”陳青鐵青著一張臉,嗓音沉厲:“今天事重,你最好給我老實點。”

“我要不老實呢?”陳羽麵上看著冇半點怕他的。

周圍參加鑒寶大會的客人,都被這動靜驚動,小聲議論起來。

輿論還是能殺人的。

且陳青是想光明正大,讓眾人皆服的坐上那個位置。

他深呼一口氣,走上前去,一把拽住陳羽手腕就朝後頭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