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賈仁路眼底閃過絲寒芒:“你好像什麼都知道。”

“偷聽來的。”陳羽回頭瞥他一眼,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:“你們既然知道我,就應該知道我有多恨陳青和陳國呈,我不是誰派來忽悠矇騙你們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這小孩兒,腦子似乎很清醒,很聰明。

哢嚓!

走到最後一堵牆前,陳羽在平麵牆上摸了幾下,一聲輕響,打開一扇半米高的門。

他彎腰鑽過去,又探了個腦袋過來:“這條通道是陳國呈以前弄的,後來堵住了,但被我發現後,又給扒拉開了。”

一切都順利無比。

黎纖跟賈仁路從地下室出來,又到展會區,不等他們再說什麼,陳羽轉了兩個圈,身影就消失在了拐角。

“纖姐?”耳麥裡又傳來秦錚聲音。

黎纖打開聲道:“說。”

“他們抓的人是不是你?”秦錚把聲線壓到了最低。

剛纔陳青說有賊,就帶著人大動作的去抓了。

黎纖淡淡:“是。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這個小嫂子,還真是走到哪亂到哪。

“我靠!”就在這時,耳麥裡又傳來另一道聲音。

是柳煙。

雖然同一個耳麥,但頻道不同。

她的話秦錚聽不見。

她罵了一聲:“我碰見宋時樾了。”

前段時間,她在都城到處散播自己是宋時樾女朋友那事後,宋時樾就一直在找她,但又找不到。

今天這狹路相逢,宋時樾直接抓住了她。

“老大,救我!”她聲音也壓的低,帶著些哭喪。

黎纖麵無表情:“自己的事自己解決。”

柳煙“靠”了一聲:“我那不還是為了你為了楚星嗎?”

黎纖毫無心虛之意:“哦。”

“得!”柳煙舔了舔牙:“反正我也知道你是啥人,求人不如求己。”

黎纖:“知道就好。”

柳煙也冇指望從她這兒得到什麼安慰,反手掐斷麥,看著擋住自己去路的男人,笑的嫵媚又勾人:“宋醫生是想請我吃飯,還是回家見家長呢?”

“我似乎冇得罪過你。”宋時樾根本不吃她這一套,目光陰沉。

“嘖,”柳煙稍攏外套,一撩大波浪捲髮,整個人像朵誘人的藍玫瑰:“宋醫生這麼玩不起啊?”

宋時樾跟她冇什麼好說的,也不想多糾纏什麼,隻冷聲道:“這次我放過你,但若是再讓我聽到你在外散步謠言,毀我聲譽,我就......”

“你也可以壞我名聲啊。”柳煙衝他拋了個媚眼。

宋時樾五指收攏,“我可以告你誹謗。”

“噗嗤!”柳煙噴笑出聲,扭著腰肢走過來,目光露骨的上下打量他:“那宋醫生可得趕緊去了,要不我再送你點證據?”

女人身上的香味兒,聞不出是什麼,但就像狐狸一樣,處處透著蠱惑。

宋時樾後退一步,皺起眉頭:“你離我遠點,不然我,我就......”

“就什麼?抓了我,囚禁我,蹂躪我?”柳煙笑的花枝亂顫,步步逼的更緊:“宋醫生看起來這麼儒雅個人,竟那麼重口味嗎?正好,我很喜歡,要不現在就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