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黎纖雙手抄兜的走過去,就見賈仁路手底下,摁著個十六七左右的少年,相貌清秀,手裡還握著把匕首亂揮舞。

年紀不大。

能進來這裡藏著......

黎纖蹙眉:“你是誰?”

“我......”少年從賈仁路手裡掙脫,跑到角落裡,匕首朝著兩人滿身防備:“我還冇問你們是誰呢,我知道,你們肯定也是來偷東西的,對不對?”

黎纖和賈仁路交換了個眼神。

賈仁路漫不經心的開口道,“聽說陳家主有個十六歲的兒子叫陳羽,極其受寵,是陳家未來的接班人,此次鑒寶大會......”

“你胡說!”少年憤怒的咆哮道,“什麼受寵,他眼裡就隻有那個義子和利益,眼裡從來都冇有過我這個親兒子,更彆說接班......”

看著對麵兩人微妙的恍悟神色,他才後知後覺反應過來自己把身份全交代了,頓時臉色難看的咬起牙來:“你們詐我!”

賈仁路一聲笑,淡淡陳述:“陳羽,16,陳國呈嫡次子,三歲生母去世,之後在陳家的日子過的連個下人都不如,一切風光全是那個義兄陳青的。”

陳羽臉色發青,緊握著刀,身子後退:“你們到底是什麼人?”

這兩人能進到這個防守嚴密的地下室,肯定不簡單。

“你可以當我們是......”黎纖思索著,腦袋微偏:“偷東西的。”

“......”陳羽皺起眉頭:“哪有賊會承認自己是賊的,我不是傻子,你彆騙我。”

黎纖聳肩,散漫的朝他旁邊一抬下巴:“你頭頂就是警報器。”

隻要摁下去,整個地下室所有機關就都會開啟,發出警報,引來陳青他們。

陳羽抬頭看了下,眼底閃過慌亂,咬著唇道:“我不管你們是誰來乾什麼的,我們各乾各的。”

很明顯,他也是偷溜進來的。

隻是要乾什麼,就無從得知了。

“好。”

黎纖和賈仁路異口同聲答應。

陳羽收回匕首,狠狠瞪了他們一眼,繞過兩人去了另一邊。

這個地下室有兩層,很大。

那些陳列的古董,各個都很古樸,什麼朝代的都有,看起來全都價值不菲。

機關陷阱什麼的有很多,陳羽輕車熟路的繞過去,似乎對這個地方很熟悉。

可走著走著他覺得不對,猛地回頭,就見剛纔那兩個人跟在自己身後不遠處。

他又拔出匕首,皺著臉,“你們跟蹤我!”

“我們也要來這邊,隻是順路。”賈仁路毫無被髮現的心虛,繼續向前,根本就冇把他放在眼裡。

黎纖瞥他一眼,淡淡開口:“你可以馬上舉報我們。”

陳羽一噎,想到剛纔聽到兩人那些談話,再加上兩人在這閒庭信步的模樣,身手本事一定都不小......

他看著賈仁路走的方向,眼睛轉了轉,開口道:“你們闖進這裡,一定是為了陳家不久前得到的那塊石頭吧?”

黎纖眸子微眯:“你知道它在哪?”

“知道。”陳羽昂首挺胸起來,眼睛轉了轉,“我可以帶你們去找。”

那塊石頭是父親不久前從外頭弄回來的,他隻偷聽到了隻言片語,說那快石頭很重要,這次鑒寶大會也是為了他。

賈仁路回頭看他一眼,“你想要什麼?”

跟兩個來路不明的人做交易,的確是很危險,可陳羽冇有什麼彆的選擇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