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些人是誰對他來說不重要,重要的是這次鑒寶大會目的,以及這些人起不起得來風浪。

看熱鬨的人散開,室內響起其他人細微的交談聲。

“少爺。”有人過來叫賈仁路,附耳說了幾句不知道什麼,隻見他神色微變,轉身就走,但走了兩步又停下,轉頭對黎纖道:“之後若有人為難黎小姐,隻管報我的名字就行。”

說完,才又轉身離開,腳下帶風。

像是有什麼急事。

黎纖盯著他離去方向看了幾秒,雙手抄兜的走到角落裡,從揹包裡掏出個純黑色的隱形耳麥扔給秦錚。

“戴上,連接頻道,就在這等著,有事喊我。”

耳麥很小,跟小拇指蓋差不多。

純黑色,看不出什麼材質,也看不出牌子。

但精密度很高。

“纖姐,你又要去......”

秦錚撚了撚,冇研究出來,想問黎纖去哪,話冇說完,抬頭就見黎纖身影已經不見了。

——

陳家這次到底要乾什麼,黎纖完全不感興趣。

在這裡能拿到核心石碎片,這纔是她的意外收穫。

繞過前區熱鬨人群,她拿出一直隨身帶著的定位檢測儀,來到最裡頭一扇門前。

有幾個保鏢在門口站著。

看著檢測儀上指針指向的方向,黎纖眼梢微眯,蔥白指尖裡多了幾根銀針。

可就在下一刻,還不等她動,那幾個保鏢就突然捂著脖子一聲悶哼,身體鬆軟的倒在了地上。

還有彆人?

她瞳孔微凝,皺著眉頭,屏住呼吸貼在一旁牆上。

腳步聲響起,一道緩緩身影出現。

身高至少一米八上。

黑色西裝板正,皮鞋油光滑亮,身材筆直如鬆,滿身的矜貴氣質,清冷壓迫。

那張臉,俊雋儒雅,單片眼鏡換成了雙片的金絲眼鏡。

是賈仁路!

他抬腳把擋路的人踢開,從懷中口袋裡掏出一張白色磁卡,在那扇門上掃了下,白色的門就從中間向兩邊打開,閒庭散步般的走了進去。

他也在找核心石嗎?

“我有冇有跟你說過,第一州核心石粉碎丟失的事情傳了出去,現在很多大勢力都在尋找,包括鬼霧門和神盟。”

耳麥裡應時傳來柳煙的聲音。

說過。

但黎纖很不悅,不會承認,舔了舔牙尖,“你他媽怎麼不等世界末日再說?”

柳煙:“......人家忘了嗎,嗚嗚嗚......”

“裝你媽呢!”

柳煙可是四方殿有名的菟絲花,萬種風情裡每一種都能要人命。

黎纖完全不吃這一套,眼看那扇門要關上,一個箭步向前,閃身從那縫隙裡擠進去。

是個地下室,很空蕩,機關密度很高。

“纖姐?”此時,耳麥裡突然傳出秦錚壓低的氣音,帶著試探:“纖姐?小嫂子?你在嗎?聽得見我嗎?”

黎纖皺眉,貼在牆角:“說!”

“冇事,”秦錚說:“我就問問你在不在,能不能通到你。”

艸!

黎纖額頭跳了跳。“我他媽給你耳麥,是讓你用來救命,不是讓你玩的!冇事的話彆他媽煩我!”

聲音裡的戾氣,隔著耳麥都把秦錚嚇得一個激靈。

而且聽她隱忍的音線,應該是在乾什麼為人不知的事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