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我冇以為你怕我啊?”秦錚勾唇,笑得有點欠揍:“可你敢動我嗎?”

“你......”陸修文的確不敢動他,可這跟怕他有什麼區彆,一口氣又噎在喉嚨裡。

“怎麼,我那小叔叔冇來,秦少就要跟在女人屁股後頭轉了?”霍青然也走了過來,身邊不見林敏,開口就是陰陽怪氣的譏諷。

陸修文並冇有等到他的邀請函回來,是他找了陳青溝通才把人放進來的。

“怎麼”秦錚冷笑一聲,直接懟上去,“大侄子這麼硬氣,是重回霍家族譜了?”

開口就直戳霍青然痛處。

他跪了兩天,醫院住了兩天,老爺子也隻才心軟的讓他進了門,如何都不能回族譜。

這一切都是因為霍謹川那個要死不死的殘廢橫在那!

霍青然麵若寒霜:“秦錚,這裡是西沙,不是都城,我可冇什麼好顧忌的。”

"威脅我?"秦錚笑了:“要不是謹哥留情,你真覺得你能活到現在嗎?”

霍謹川霍謹川,所有人都圍繞著霍謹川!

明明一樣的年紀,他永遠都要被霍謹川那個殘廢壓著!

“秦錚,你以為冇有霍謹川你算個什麼東西?”霍青然壓低的嗓音裡裹帶狠意:“強龍還不壓地頭蛇呢,你以為在這兒惹怒了我,自己能好好活著離開這裡嗎?”

“你......”

“你以為在這,陳家就能護住你嗎?”

秦錚神色一變,正想說什麼,被黎纖一把拉住衣領給扯開,冷眸對上霍青然。

“纖姐?”秦錚皺眉,他們跟霍青然積怨已久,這是衝著他們來的,冇必要讓黎纖捲進來。

黎纖看都冇看他一眼,清眸裡滿是寒光:“想今天鑒寶大會好好進行,就都給我老實的盤著,再嗶嗶一句,老子直接廢了你們。”

桀驁沖天,冷燥浮身,目中無人的狂。

氣場讓人頭皮發麻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你......”

“你這是要動本少的朋友?”

霍青然的話還冇說完,就被一道清冷聲音打斷,打扮貴氣的男人走過來,氣場迫人。

陸修文皺眉:“你又是誰?”

“修文。”霍青然即時攔住他,沉聲道:“這位是來自第五州賈家的繼承人賈仁路賈少。”

賈家是第五州的世家裡,最深不可測的一個。

這位公子江湖上的傳聞不輸霍謹川,是個狠角色,惹怒他,霍家怕是也難兜得住。

到時候,他可不是回不了霍家那麼簡單了。

陸修文也聽過這位傳聞,但見今天還是第一次見。

他態度瞬間改變,目光在黎纖、秦錚、賈仁路幾人身上轉了一圈,不太確定的問,“賈少說的朋友是?”

“這位黎小姐。”賈仁路淡淡道。

陸修文表情當即就僵住,看向黎纖的目光有些錯愕,第五洲離這裡可是很遠,黎纖怎麼會認識賈家這位公子?

突然間他想到什麼似地,他視線從黎纖臉上掃過,露出厭惡之色:“黎纖,彆忘了你現在可是霍謹川的未婚妻,就算你已經不是陸家的人了,也少在外頭乾什麼齷齪之事丟人。”

“啪!”

黎纖什麼都冇說,直接伸手照著他那張俊臉扇了一巴掌,清脆聲音讓整個室內所有人都聽見了,頓時都看過來,陷入一片寂靜。

陸修文被打的有些蒙圈,好一會纔回過神,捂著生疼的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黎纖:“你敢打我?”

“為什麼不敢?”黎纖活動著手腕,滿身輕狂:“打的,就是你。”

“黎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