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......”

他忘了他想說什麼了......

——

“路小姐,好巧又碰見了。”剛走冇幾步,就又碰上幾個人,為首那個赫然是賈仁路。

話是對他們說的。

秦錚愣了愣:“誰是路小姐?”

他們倆隻有黎纖是女的,他側過目光:“小......纖......”

“不是。”黎纖阻住他的話,淡淡掃了眼那男人,滿身的清冷疏遠,看向侍應生:“帶路。”

秦錚看了眼那個帶著眼鏡,除了那上位者氣質外,穿著打扮跟宋時樾有些像的男人,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皺了皺眉,跟上黎纖腳步。

賈仁路鏡片下的眸子微眯,唇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意,也跟著侍應生朝那邊走去。

看著他們被侍應生恭敬的帶進最高級的區域裡,看著這個區域裡已經到來的一些大佬,其中還有幾個熟麵孔。

靠混進來的秦錚總有心虛。

“纖姐,”他壓低聲音,“你怎麼還弄的高級區域?”

黎纖從邊上擺放的桌上果盤裡,拿了顆櫻桃扔嘴裡,風輕雲淡道,“要來自然就要最好的。”

語氣囂張又狂,特拽。

秦錚:“......”

他摸了摸鼻子,又問:“我們不會被髮現吧?”

正等黎纖回答的他,卻看見黎纖不走了,“怎麼了?”

黎纖眼梢微眯,朝著前頭抬了抬下巴,“已經被髮現了。”

秦錚啊了一聲,還冇反應過來,望過去,就見陳青帶著一群人走過來,直接在兩人麵前停下,臉色冷沉。

“秦少和黎小姐既然來,為何步光明正大,還要偷偷摸摸?”

秦錚:“......”

都直接被點名了,現在否認還有用嗎?

他瞄了一眼黎纖,泰若自然,冇有一點心虛和慌張,他沉下氣,嘴角噙了抹邪笑,“說什麼偷偷摸摸,我們可是拿著邀請函,從大門光明正大走進來的。”

陳青笑的冷,“秦少來我們自然夾道歡迎,但我們陳家可冇有送兩位邀請函。”

他剛纔讓人去覈對了,邀請名單裡根本冇有這兩個人,是直接多出來的。

“我......”

秦錚剛想說什麼,黎纖就直接扔了樣東西到陳青懷裡。

陳青皺眉:“這是什麼?”

黎纖淡淡道:“邀請函。”

陳青翻開看,連暗角的水印花紋都一樣,看不出半點假,他直接讓人帶著秦錚拿去驗證。

“小嫂子......”重新被請回休息室裡的秦錚有些緊張,這要是被驗證出來是假的,就算陳家不敢對他怎樣,那丟人也可丟大發了。

黎纖穩坐泰山,在刷手機,有霍謹川發來的訊息。

問她怎麼樣了。

她看了一眼直接滑了過去。

十分鐘後,去驗證的人纔回來,臉色難看:“少爺,是真的。”

“怎麼可能?”陳青不信,他的記錄裡根本冇這兩個人。

陳家也不會請這兩個人。

下屬沉聲道,“門口守衛和監控全查了,的的確確是刷邀請函進來的!”

陳青接過他遞過來的平板檢視,看完之後,眉頭皺的幾乎能夾死蒼蠅。

帝國裡的超級家族,都城那邊,除了四大家族之外,霍家最大。

那位少爺更是高不可攀,而圍繞著他們的秦、宋幾家少爺也一向難請。

就算遞了邀請函也可能隻是被扔,所以不在他們的邀請之內。

而這個黎纖。

一個剛出道,滿身黑料的女明星,怎麼可能會受到陳家邀請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