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柳煙話剛落,黎纖手機裡就進了條訊息。

隻有一張照片。

隔著厚厚的玻璃展櫃,能看清裡頭那塊巴掌大的石頭,像銀灰色的黑曜石。

黎纖眼底寒光乍現!

“具體在什麼地方不確定,但肯定有很多紅外防線,需要支援嗎?”

“暫時不用。”

來的人越多就會越亂。

“賈少還特地從第五州趕過來,是陳家榮幸,讓這會場蓬蓽生輝。”

“陳公子客氣。”

就在這時,交談聲從走廊拐角處傳來。

幾道身影走出來。

為首的兩個,一個是陳家家主的義子陳青,二十六七歲年紀,滿身淩厲之色,帶著些陰狠。

另外一個,短髮鬆軟,樣貌俊雋,戴著個單片眼鏡?

穿著鑲鑽的高定西裝上,骨骼分明的修長手指上還戴著個玉扳指,無名指上還有個銀戒指。

挺貴氣的。

滿身的斯文儒雅,也是小姑娘看到,就會尖叫喊帥的那種,隻是那奢侈金鑽,給他平添了幾份銅臭氣。

狹路相逢。

看著對麵女生漂亮眉眼,他眯了眯眼,露出驚豔之色,“陳少,這位小姐是?”

邀請名單是陳青籌備的,但對於眼前這道身影卻冇什麼印象,他微微一愣。“請問你是?”

黎纖淡淡開口:“來參加鑒寶大會的。”

“在下賈仁路,”戴眼鏡的男人走過來,紳士的伸出手,“不知小姐貴姓大名?”

黎纖掀了下眼皮子,盯著他看了兩秒,散漫笑了一聲,抬腳離開,身影消失在拐角的時候,才聽到輕輕飄的三個字,“路人乙。”

“......…”

賈仁路扶了扶眼鏡,遮住眼底閃過的光,輕笑一聲,“有點意思。”

這樣一個人,陳青根本冇有半點印象,皺了皺眉,招來屬下,“去覈對身份。”

吩咐完纔看向賈仁路,客氣的不行,“賈少,我先帶你去休息。”

——

整個會場,有人把守的地方,黎纖冇進去。

其他地方都轉了一遍。

往回走的時候,手不著痕跡的滑過牆壁,小白磁片和白色的牆融為一體。

“小嫂子。”

看到她平安無事的回來,秦錚提著的心放下,等人進來,門一關,沉聲道,“小嫂子,我剛纔想跟謹哥打電話,卻發現外來信號被遮蔽了,我們的手機係統都被監控了。”

黎纖慢吞吞的看他一眼:“是你們的。”

秦錚一怔:“可是我們......”

“先搜尋鎖定,其他待會再說,我隻有不到二十個小時的時間,嗯,好,辦吧。”

他話還冇說完,就聽黎纖斜靠在一邊牆上,摁了摁耳朵,明顯在打電話.

“......”

梆梆——

就在這時,門被敲響,侍應生推門進來,“兩位可以正式入場了。”

黎纖點頭,從秦錚手裡提回揹包單肩揹著,跟在侍應生身後,往外頭走。

秦錚怔了怔,連忙也跟上去,看著走在前邊黎纖的身影,第一次對她產生複雜心情,嘴張了幾張,還是問道:“小嫂子,你......”

“不想人起疑最好換個稱呼。”黎纖打斷他。

“那我能叫什麼,全名那不是太生疏了,叫纖纖......”

“想死的話。”

“......那......纖姐?”

“說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