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輪到秦錚,他手心都出汗了。

以他的身份冇收到邀請並不丟人。

丟人的是。

他拿著邀請函來了,結果這邀請函有問題,進不去。

他可不想像陸修文一樣。

他猶猶豫豫,忐忐忑忑,眼看黎纖身影都要從安檢門裡走進去了,才一咬牙,豁出去似地,邀請函拍在檢測儀上。

“滴——”

“通過。”

這次很快,那清冷機械聲落在秦錚耳邊,猶如天籟之音。

震驚之餘,他瞬間找回底氣。

拿回邀請函,學著黎纖剛纔的動作在陸修文麵前甩了一下,冷傲的嘲笑,“這看門的活啊,還是隻有陸少你最適合!”

說完,就他便飛快竄進去,追黎纖去了。

陸修文那張臉鐵青,還有不可置信。

邁著步子上前,想檢查那儀器,可剛走兩步,就接收到保安那警告目光。

周圍望過來的人,目光刺背。

本來是想看黎纖和秦錚丟人!

結果變成他在黎纖和秦錚麵前丟人!

還被這麼多商界大佬看著!

他這輩子都被受過這種屈辱!

這種憋屈,比他媽莫名被抓坐牢還難受!

滿腔怒火撒不出。

再加上來往的人所投疑惑目光,還有那保安眼裡明顯的鄙夷,陸修文更是氣的心梗。

臉都憋青了。

要不是這次鑒大會有利可圖,他早就甩手走了。

——

會場裡頭很大,有侍應生根據邀請函上序號,引領他們去特定的場區。

看著裡頭金碧輝煌那模樣,秦錚桃花眼微眯,“這他媽彆是個博物官吧?”

黎纖道,“陳家本就是西沙的土皇帝。”

西沙漫天黃沙,因一條流沙河而出名。

土質鬆軟,糧食難長。

也因此,房價出奇的低。

除了世代居住於此的人,以及在其他地方,買不起房的人之外的其他人,拋開旅遊,冇有人會選擇在這裡居住。

陳家在此一手遮天,誰也不敢說什麼。

秦錚舔了舔牙尖,低聲又問:“小嫂子,你那邀請函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?”

他本來確定是假的,可現在他進來了!

黎纖桑音輕漫:“假的。”

秦錚:“......那它怎麼避過檢測係統的啊?”

黎纖腳步微頓,偏頭看著他那滿臉糾結迷惑,以及不可置信的模樣,微勾起唇角,朝他輕眨了下眼,笑的邪氣:“秘密。”

她長的真的很好看,一顰一笑都不自覺勾人的那種好看。

從第一次見,秦錚就知道這一點。

畢竟有霍謹川那副妖孽容貌在那,他以為自己早就免疫了。

可剛纔那一順,他似乎還是被電住,心臟冇來由的漏了一拍。

“先生,你怎麼了?”侍應生看他突然定在那裡問了一句。

秦錚回神,抬頭就看見已經走出不遠的黎纖。

背影消瘦纖薄,又酷又拽的,心跳突然又開始加速起來,這種感覺讓他變得恐懼,連忙彆開視線,一手壓住心跳,一手拍著臉警告自己。

“秦錚,她是謹哥的未婚妻,是你小嫂子,這可千萬不能開玩笑!”-